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水的博客

欢迎光临

 
 
 

日志

 
 

【转载】气血病机+中医把古典“病机”当成“证”  

2014-04-06 21:50:05|  分类: 中医诊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气血病机

气血是构成机体的物质基础,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动力源泉。同时,气血又是脏腑功能活动的产物。人体的生理现象,病理变化均与气血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故《本草衍义?衍义总叙》说:"夫人之生以气血为本,人之病未有不先伤其气血者。"

气在人体有推动、温煦、防御、固摄、气化等重要作用;血在人体有营养、滋润脏腑及各种组织器官的作用。气、血生成之后,在体内循行不已,无处不到,以发挥其各种正常的生理作用。当各种原因使气血的生成、运行、功能等发生异常时,就会导致气血疾病的产生。

由于气血的循行无处不到,而且全身各脏腑组织均离不开气血的温煦、濡润,因此,可以说无论外感、内伤各种病证,均在不同程度上与气血有关。本章着重论述气、血本身主要病变的病机,关于脏腑、经络疾病而涉及到气、血的部分,可参阅脏腑病机及经络病机的有关内容。

早在《内经》,就对气血的生成、循行、生理功能等有比较深刻的认识,并认为气血不和是疾病发生的基本病机。如《素问?调经论》说:"人之所有者,血与气耳", "五藏之道,皆出于经隧,以行血气,血气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素问?举痛论》强调说: "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灵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

《难经?二十二难》说: "气主煦之,血主濡之。气留而不行者,为气先病也;血壅而不濡者,为血后病也",对气血的作用进行了高度概括,并着重指出气血运行不畅可导致疾病。 汉?张仲景的《金匮要略》及《伤寒论》是我国最早的,理法方药比较完善的,研究杂病及外感热病辨证论治的专书,虽未单独列出气血疾病的专章,但将气血理论融汇贯通于各有关病症中,对后世临床医学的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金匮要略,惊悸吐下血胸满瘀血病篇》及《伤寒论》关于蓄血的内容,即是对血病中出血及瘀血病机和治法的论述。

《诸病源候论》专设《气病诸侯》一卷,列有上气、奔气、结气、逆气、短气、乏气、七气、九气等二十五候,除肺以外,还涉及到心、胃、肝.肾等脏腑的病变。而《血病诸侯》则着重论述几种常见血证的病因病机。 宋,杨士瀛对气血的生理、病理均有较详论述。精辟地提出,气血失调会形成多种病症。《直指方?血荣气卫论》说:"人之一身,所以得全其性命者,气与血也。盖气取诸阳,血取诸阴,人生之初,具此阴阳,则亦具此血气。血气者,其人身之根本乎!血何以为荣?荣行脉中,滋荣之义也。气何以为卫?卫行脉外,护卫之意也。……夫惟血荣气卫,常相流通,则于人何病之有?一窒碍焉,百病由此而生矣!故气之作盖,发而为寒、热、志、怒、喜、忧、愁;聚而为积、痞、疝、艘、眩、癖;上为五鬲,下为脐间动气,或喘促,或咳噫;聚则中满,逆则足寒。凡此者,气使之然也。血之为患,其妄行则吐腕,其衰涸则虚劳;蓄之在上其人忘,蓄之在下其人狂;逢寒则筋不荣而挛急,挟热则毒内瘀而发黄;在小便者为淋痛,在大便者为肠风;其于妇人,月事进退,漏下崩中,病尤不一。凡此者,血使之然也。"

李东垣重视脾胃,强调"益元气"的重要性,在《脾胃论》里,制定了补中益气汤等方剂,对气虚,气陷病机的认识及治疗,作出了贡献。《丹溪心法?六郁》十分重视气血的正常运行,认为"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

明?张景岳对中医理论有较深造诣,对气血病机作了较好的概括,并堤出了比较丰富的治疗方药。在《景岳全书?诸气?论调气》里强调指出,各种疾病,归根到底是由于气机不调所致。"夫百病皆生于气,正以气之为用,无所不至,一有不调,则无所不病。故其在外则有六气之侵,在内则有九气之乱,而凡病之为虚为实,为热为寒,至其变态,莫可名状,欲求其本,则止一气宇足以尽之。盖气有不调之处,即病本所在之处也。"所以,张氏非常赞同"行医不识气,治病从何据"的说法,认为: "旨哉斯言,是实治身治病第一大纲。"(《景岳全书?总论气理》)在同书《血证》中说: "妄行于上则见于七窍,流注于下则出乎二阴,或壅瘀于经络,则发为痈疽脓血,或郁绪于肠脏,则留为血块血症,或乘风热则为斑为疹,或滞阴寒则为痛为痹,此皆血病之证也"。对出血的病机,则概括为火盛与气虚两大端, "火盛则逼血妄行","气伤则血无以存"。

《医宗必读,古今元气不同论》对气血也十分重视,提出:"气血者,人之所赖以生者也。气血充盈,则百邪外御,病安从来。"

清?李用粹《证治汇补,气症章》在总结前人论述的基础上,对气病病症作了较好的归纳: "气之为病,生痰动火,升降无穷,燔灼中外,稽留血液,为积为聚,为肿为毒,为疮为疡,为呕为咳,为痞塞,为关格,为胀满,为喘呼,为淋沥,为便闭,为胸胁胀痛,为周身刺痛,久则凝结不散,或梅核窒碍于咽之内,发则痛绝"。

王清任十分重视气血,《医林改错?气血合脉说》说:"治病之要诀,在明白气血"。王氏对血瘀有深刻认识,创制了血府逐瘀汤、补阴还五汤等二十二首活血化瘀的新方,对血瘀证治作出了突出贡献。

唐容川《血证论》对出血及血瘀的病机及证治有较大贡献。该书将血瘀所致的多种病症作了归纳,并对其病机进行了探讨;结合出血的病机,将止血、消瘀、宁血、补血作为治血四法。

凡感受外邪,内伤情志,或饮食劳倦等各种病因,使气血的质量变异(如生成不足、疾病消耗、出血过多、性质改变、功能异常等),或运行失常(如循行阻滞、升降失度、气机逆乱、血液妄行等),或相互关系失于协调时,都会导致气血疾病的产生。正如《素问,调经论》说: "血气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医宗必读?古今元气不同论》说, "气血虚损,则诸邪辐揍 百病丛集。"《格致余论?痛风论》说: "气行脉外,血行脉内,昼行阳二十五度,夜行阴二十五度,此平人造化也。得寒则行迟而不及,得热则行速而太过。内伤于七情,外伤于六气,则血气之运或迟或速,而病作矣。"气血疾病的传变及转归主要有下述两种情况:

(一)由实转虚。气血疾病有着和其它疾病相似的一般规律,通常初病多实,久病多虚。初起由于病邪初客,正气尚充,故以实证表现为多。如气病之中,初病以气郁、气滞、气逆等属实的证候为多见;血病之中,则以血热、血郁为多见。久病则由于气血亏耗,或脏腑功能失调,气血生化不足,以致转化为气虚、气陷、气脱,或血虚等虚证。也有气滞而又气虚,或血瘀而又血虚等虚实夹杂的病理演变。

(二)、由气及血,或由血及气,以致气血俱病。气血两者之间,无论在生成来源,生理功能相病理变化等方面,都有密切关系。气与血相依相成。气以生血,血以养气;气为血帅,血为气母;气以运血,血以载气;气非血不和,血非气不运。 《直指方?血荣气卫论》说:"盖气者,血之帅也。气行则血行,气止则血止,气温则血滑,气寒则血凝,气有一息之不运,则血有一息之不行。"正由于气血的这种关系,所以气病可以影响及血,如气滞而血瘀,气衰而血少,气逆而血乱,气虚而血失统摄。血病可以影响及气,如血瘀而气滞,血虚而气少,血脱则气随血去。气病日久必及于血,血病日久必及于气,所以病程久者,常为气血俱病。

气血病机关系到临床多科的多种病症,尤其是气病病机涉及的范围更为广泛。从广义来说,各种疾病无不与气有关。如前引《景岳全书》所说:"而凡病之为虚为实,为热为寒,至其变态莫可名状,欲求其本,则止一气字足以尽之。盖气有不调之处,即病本所在之处也。"张景岳据此进而认为各种治法,皆隶属于"调气"之下。指出:"夫所谓调者,调其不调之谓也。凡气有不正,皆赖调和。如邪气在表,散即调也;邪气在里,行即调也。实邪壅滞,泻即调也;虚赢困败,补即调也。由是类推,则凡寒之、热之、温之、清之、升之、降之、抑之、举之、发之、达之、劫之、夺之、坚之、削之、泄之、利之、润之、燥之、收之、涩之、缓之、峻之、和之、安之,正者正之,假者反之,必清必静,各安其气,则无病不除,是皆调气之大法也"。但本节只从比较狭义的气出发,讨论以气血本身病变为主的辨证论治要点。

气血病机的治疗原则,主要是气病治气,血病治血.并根据虚实之不同而分别来用补气益气,理气行气,补血养血,行血活血的基本治则。《素问?调经论》即已谈到:"病在脉,调之血。病在血,调之络。病在气,调之卫。"《医宗必读?辨治大法论》说: "气血者,气实则宜降宜清,气虚则宜温宜补;血虚则热,补心肝脾肾,兼以清凉。血实则瘀,轻者消之,益者行之;更有因气病而及血者,先治其气。因血病而及气者,先治其血。"《杂病源流犀烛?诸气源流》则对气病病机的治疗概括为: "气虚当补,气升当降,气逆当调,气实当破,循是四法,再能各因病症而治之,自无不效矣。"在治气与治血的关系上,由于气为血帅,所以相对而言,尤应重视调气在气血病机治疗中的意义。如《直指方?血荣气卫论》说:"病出于血,调其气,犹可以导达;病原于气,区区调血何加焉!故人之一身,调气为上,调血次之。"《证治汇补?血症章》进一步阐述说:"凡凉血必先清气,气凉则血自归经;活血必先顺气,气降而血自下行;温血必先温气,气温而血自运动;养血必先养气,气旺而血自滋生。"可谓深得要旨o

气病病机基本可归纳为气郁、气滞、气逆、气虚、气陷、气脱等六类,前三者属实,后三者属虚。气郁的辨证要点是:以心愤抑郁、胸部满闷、胁肋胀痛为主要症状;并常有精神抑郁、情志内伤的病史。以理气开郁为基本冶则。气滞以病变部位表现胀满或疼痛为辨证要点,理气导滞为基本治则。气逆则随病及脏腑的不同,表现为咳嗽、喘促、呃逆、嗳气,恶心,呕吐,头胀,头痛,眩晕,甚至昏厥等症状,以理气降逆为基本治则。气虚以短气、懒言、倦怠乏力、食少、自汗、舌淡、脉虚无力等表现为辨证要点,而以补气益气为基本治则。气陷的辨证要点是在气虚表现的基础上,出现下腹坠胀、内脏脱垂等症状,治疗应益气升提。气脱为气虚的重危病变,以面色苍白,四肢厥冷,大汗淋漓,脉微弱等为辨证要点,治疗应益气固脱。

血病病机基本可归纳为血瘀、血虚、血溢(出血)三类。血瘀属实,血虚属虚,血溢则有属实者,亦有属虚者。血瘀以病变部位刺痛,或有瘀积肿块、肌肤甲错,舌质青紫或有瘀点瘀斑,脉象弦涩等为辨证要点,治疗应行血活血。出血之由热盛迫血妄行所致者,于出血同时表现发热、口苦、口渴、便秘、舌红、苔黄、脉滑数等症,治疗应浦热泻火,凉血止血;由阴虚火旺所致者,则兼见口干咽燥;午后潮热,五心烦热,盗汗,舌红少,苔薄或无苔,脉细数等症,治疗应滋阴降火,凉血止血;属气虚不摄所致者,则兼见头晕眼花,心悸,纳差,舌质淡,脉细弱等证,治疗应补气摄血,养血止血。血虚则以头晕眼花,心悸,失眠,面色苍白或萎黄,唇甲淡白,舌质淡,脉细为辨证要点,治疗应补血养血;由于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所以常配伍益气健脾之品,以促进血之化生。

中医把古典“病机”当成“证”

现实中医学同时使用两个互不相容的“辨证”定义。一个认为“辨证”是辨析证候,一个认为“辨证”是寻求“证”诊断。例如,《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医学》说:“分析、辨别疾病的证候称为辨证。”又说:“辨证的过程,实际上即是以中医学的脏腑、经络、病因、病机等基本理论为依据,通过对患者全部病情进行分析和研究,作出诊断的过程。”问题远非辨析对象为“证”和辨析结果为“证”的区别,问题在古典医著从证候辨析出的诊断叫“病机”,近代中医把“病机”诊断当做“证”。从证候辨出“证”的理论,不仅混淆认识对象和认识,而且用思辨的“病位”、“病性”,替代客观病因、病理,模糊了中医学疾病观和诊疗对象[1]。

1、中医学“证”本义是一组相关证候

——“证”本义是“候”,“证”即“证候”的简称;“证候”是一组与中医诊断、用药相关的脉症,而不是从脉症辨析出来的诊断。

1、1 “证”字本义是“候”

“证”、“候”都是疾病表现在外的征象,二字常合用。《中华大字典》曰:“证,候也。”《辞海》曰:“症,证俗字,病征也。”“证候,谓病状也,亦作症候。”中医学“证”本义也是“候”。如《素问.至真要大论》曰:“病有远近,‘证’有中外。”表明“证”是疾病外在征象。张仲景《伤寒论》以“辨病脉证并治”为纲目,所论“脉证”即“证候”。如第5条曰:“伤寒二三日,阳明少阳证不见者,为不传也”;第16条曰:“太阳病三日,已发汗,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第101条曰:“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证”是证候的简称。《伤寒论》含32条“证”字条文,用“证”37次,包括“太阳证”、“阳明证”、“桂枝证”、“外证”、“表证”、“表里证”、“少阴证”、“结胸证”、“血证”等。“证”是可观、见、切的疾病征候。

古今中医认同“证”即证候简称。如徐灵胎《病证不同论》说:“凡病之总者谓之病,而一病必有数‘证’。如太阳伤风,是病也;其恶风、身热、自汗、头痛,是‘证’也。如疟,病也;往来寒热、呕吐、畏风、口苦、是‘证’也。”近代中医也以“证候”为“证”。如王新华《中医学基础》说,“证,也叫证候”,“证即证候”。《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医学.辨证》条说:“证,是证候的简称,其含义是证据或征象。”

1、2 证候是一组与中医诊断用药相关的脉症

1、2、1 与中医病名诊断相关的证候

如《素问.热论》曰:“今夫热病(症),皆伤寒之类也。”《素问.刺热篇》曰:“肝热病者,小便先黄,热争,则狂言及惊,胁满痛,手足躁,不得安卧。……肾热病者先腰痛胫痠,苦渴数饮,身热,热争,则项痛而强,胫寒且痠,足下热,不欲言,其逆则项痛员员澹澹然。”古人用一个热症定义“伤寒”,用一组证候定义“五藏热病”。《伤寒论》的“病”也是由证候定义的。如:“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1)。“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2)。“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3)。“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若发寒已,身灼热者,名风温”(6)。“呕吐而利,此名霍乱”(382)。“脉浮者,病在表”(51)。近代中医所谓的“证名”也是由证候定义的,如《中医辨证学》“表证”证候是:恶寒、发热、头痛等;“热证”

证候是:恶热、喜冷、口渴等;“气虚证”证候是:气短,乏力,神疲,脉虚,自汗,懒言,舌淡等;“血瘀证”证候是:刺痛、痛有定处、拒按、脉络瘀阻(诸如口唇、齿龈、爪甲紫暗)、皮下瘀班、徵积、离经之血、舌质紫暗、或有瘀班、瘀点、肌肤甲错、肢体麻木或偏瘫等。伤寒、热病、温病、中风、三阳、三阴病、霍乱、表证、气虚证、血瘀证——中医学许多病证名都是“证候”定义的诊断。

1、2、2 中医经验方药治疗的证候

如《灵枢.经筋篇》马膏(马膏、白酒、官桂、生桑炭,膏熨其颊)主治“季春痹”,证候表现是:“口僻,目不合,目不开,引颊移口。”《伤寒论》桂枝汤治疗证候:“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桂枝汤主之”(13)。麻黄汤治疗证候:“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35)。小柴胡汤治疗证候:“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鞭,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小柴胡汤主之”(96)。《温病条辨》银翘散治疗证候:“太阴风温、温热、瘟疫、冬温,但热不恶寒而渴者,辛凉平剂银翘散主之”(第4条)。白虎汤治疗证候:“太阴温病,脉浮洪,舌黄,渴甚,大汗,面赤,恶热者,辛凉重剂白虎汤主之”(第7条)。中医辨证论治方药治疗对象都是证候,证候病名、病机不过是医家的理性诊断。

总之,中医学“证”本义是一组与中医诊断用药相关的证候,而不是从证候辨析出来的诊断。

2、近代中医把证候“病机”当成“证”

——根据《内经》使用的“病机”内涵,中医从证候辨析出的“病位”、“病性”诊断都是“病机”,近代中医把证候“病机”当成“证”。

2、1 从证候辨析出的“病位”、“病性”叫“病机”

《素问.至真要大论》病机十九条曰:

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诸寒收引,皆属于肾。诸气膹郁,皆属于肺。诸湿肿满,皆属于脾。诸热瞀瘛,皆属于火。诸痛痒疮,皆属于心。诸厥固泄,皆属于下。诸痿喘呕,皆属于上。诸禁鼓慄,如丧神守,皆属于火。诸痉项强,皆属于湿。诸逆冲上,皆属于火。诸暴强直,皆属于风。诸病有声,鼓之如鼓,皆属于热。诸病附肿,疼酸惊骇,皆属于火。诸转反戾,水液浑浊,皆属于热。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属于寒。诸呕吐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

文中热、痛、厥、痿、禁、痉、逆、声、肿、疼、转、掉眩、收引、膹郁、肿满、瞀瘛、痒疮、固泄、喘呕、鼓慄、项强、冲上、强直、惊骇、反戾、浑浊、清冷、呕吐、注下是证候。肝、肾、肺、脾、心、下、上是“病位”。风、寒、湿、热、火是“病性”。《内经》“病机”是从“证候”辨析出来的“病位”、“病性”诊断。

根据《内经》“病机”内涵,凡是从证候辨析出来的“病位”、“病性”诊断都是“病机”。如《伤寒论》“病位”诊断:如“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1)。“脉浮者,病在表”(51)。“病常自汗出,此为营卫不和”(53)。“尺中脉微,此里虚”(49)。“病人藏无他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此卫气不和也”(54)。太阳、表里、营卫是从证候辨析出来的“病位”。《伤寒论》“病性”诊断:如 “发汗后,恶寒者,虚故也,不恶寒,但热者,实也”(70)。“病人有寒,复发汗,胃中冷,必吐蛔”(89)。虚、实、寒、冷是从证候辨析出来的“病性”。从证候辨析的“病位”、“病性”即是《内经》的“病机”诊断。推而广之,《伤寒论》三阳病、三阴病、结胸、热结膀胱、营、卫、气、血、表、里、胃,温病学卫气营血病、三焦病,杂病津液气血病、脏腑病、经络病、六淫病、八钢病证等“辨证”诊断,都是从证候辨析的“病机”诊断,而不是“证”。

2、2 近代中医把证候“病机”说成“证”

《中医基础理论》把证候“病机”定义为“证”,称曰:“辨证是中医在中医学基础理论指导下,收集疾病表现在外的临床证候,经过分析综合,得出包括疾病病因、病位、病性、病势等内涵的证名诊断,用以指导治疗的认识过程。”《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医学.辨证》举例说:例如,病人出现咳嗽,吐黄稠痰,口渴,咽喉肿痛,身热恶风,头身有汗,舌苔薄黄,脉浮数等症状(证候),即可运用肺主气,司呼吸,主宣发,外合皮毛和风为阳邪,其性开泄,以及耗津伤液等理论,综合分析其“病因”是“外感风热”,其病变部位在肺和皮毛,其病变性质为表热证,而机体邪正斗争的情况则是疾病初起,邪气盛正气也不虚衰,呈正邪相博之势,属于实证范畴。因此,此病者即可诊断为“风热犯肺”的表实证候。根据《内经》“病机”内涵,从证候辨析出“病因、病位、病性、病势等内涵”,应属“病机”诊断。然而,近代中医把辨析证候机理的循证过程,变成了获取“证名诊断”的寻证过程。“从证候辨析出‘证’”,把《内经》证候“病机”说成“证”,不仅改变了“‘证’是‘证候’简称”本义,而且出现文字表述紊乱。

2、3 同名“证”、“病机”内涵全等

同名“证”和“病机”认识相同证候。“六因辨证”、“脏腑辨证”甚至引用“病机十九条”定位、定性文字,作为辨析证候病位、病性,获取“证名”的依据。同名的“证”和“病机”内涵相同。如《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医学》说,“证,对于疾病处于一定阶段的病因、病变性质、以及邪正双方力量对比各方面情况的病理概括。” 王新华《中医学基础》说:“病机,即疾病发生、发展和演变的机理,又称病理”。《简明中医词典》说:“病机,指病因、病位、证候、脏腑气血虚实的变化及其机理。”可见,“证”和“病机”都表征证候“病理”。所以,同名“证”、“病机”涵义完全相等。

既然“证”和“病机”认识对象、内涵全等,那么,辨证医家所谓的八纲辨证、六气辨证、六经辨证、经络辨证、脏腑辨证、气血辨证、津液辨证、卫气营血、三焦辨证,就是《素问》、《伤寒论》的八刚病机、六病病机、六气病机、脏腑病机、经络病机、气精血津液病机、痰饮病机、卫气营血病机、三焦病机。“证”和“病机”并存于中医理论体系。近代中医学者梁茂新等人结论说:“病机与证是两个同位语。” 

辨证论治就是病机诊疗。中医“治证”和“治病机”也是同一套方法。辨证论治原则统率下的汗、吐、下、和、温、清、补、消、理血、理气治法,以及代表这些治法的方药,既是中医治“证”方法,也是中医“病机”治法。姜春华教授说:“辨证论治就是辨别病机的治疗” 。

3、中医误以为“证”是疾病本质

——“辨证”中医以为“证”是疾病的本质,致使辨“证”论治成为中医学术“核心”、“精华”和“特色”,辨“证”论治统率了中医观念。

3、1 中医以为“证”包含疾病病因病理

病因、病理是疾病本质。《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治病必求于本。”张景岳说:“病有标本者,本为病之源,标为病之变。”(《景岳全书.传忠录.标本论》)又说:“起病之因,便是病本。”但是,什么是疾病病因本质呢?辨证中医以为“证”就是疾病病因本质。如张景岳说:“凡治病者,在必求于本,或本于阴,或本于阳,求得其本,然后可以施治”(《类经》);“万病之本,只此表、里、寒、热、虚、实六者而已”(《景岳全书.传忠录.求本论》)。以“证”(病机)为“本”观念延续到今日中医。例如,吴敦序《中医基础理论》说:“证,既不是疾病的全过程,也不是疾病的某一项临床表现。所谓证,是指疾病发展过程中,某一节段的病理概括。”又说:“《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说:‘治病必求于本’。‘本’当指疾病的‘病机’而言。病因、病性、病位、邪正关系等,均是‘病机’的要素。病机包涵着病原、机体体质因素及其反应性等因素,被看做为对疾病的本质某一方面的概括。”《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医学》、《中医学导论》均保持同样看法。可见,当代中医以为“证”就是疾病本质。

3、2 中医以为治“证”就是“治病求本”

中医既认为“证”包含“病因、病理”,所以以为治“证”就是治“本”。《景岳全书 传忠录.论治篇》说:“凡看病施治,贵乎精一。盖天下之病,变态虽多,其本则一。天下之方,活法虽多,对证则一。故凡治病之道,必确知为寒,则竟散其寒。确知为热,则竟清其热。一拨其本,诸证尽除矣。故《内经》曰,治病必求其本。”吴敦序《中医基础理论》说:“证,反映出疾病某一阶段的癥结所在。” 因此,针对“证”的扶正祛邪、调整阴阳、调理气血、调理脏腑原则,就是“治病求本”原则,针对“证”的汗、吐、下、和、温、清、补、消“治法”,就是“求本”治法。于是乎,辨“证”论治成为中医学术“核心”、“精华”和“特色”。

3、3 辨“证”论治统率了近代中医疾病观念

辨“证”论治是中医唯一临床方法。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季仲扑先生发表的观点很有代表性,他说:“辨证论治是比较公认的中医学的核心,是中医学的重要精华。中医学的阴阳、五行、四诊、八纲、脏象、阴阳、五行学说,是中医辨证的总纲。辨证从开始到终结都必须以阴阳为纲,并应用五行相生相克说明‘证’的发展与变化。中医四诊:望 、闻、问、切,主要为了收集临床表现,为辨证作准备。中医治则与方药的采用则是依据辩证的结果。综上所述说明一点,就是中医学的理、法、方、药落到实处就是‘证’。”(季仲朴,关于中医“证”的研究思路,中西医结合杂志,1985,6:366)主流中医从根本上忽略辨“证”论治之外还有治病方法。

辨“证”论治成为中医教育唯一理论法则。辨“证”论治是贯彻近代中医基础理论、临床医学教材、教学资料、期刊、文献资料的唯一理论原则:例如,高校教材《中医内科学》(上海中医学院主编1979年版)98个病证,从疾病诊断到治法用药,辨“证”论治是唯一的选择。《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医学》(下册)载中医内科、妇科、儿科疾病诊断、治疗方法,清一色辨“证”论治理、法、方、药。有中医学家说,“中医的治则、方剂、药物都是针对‘证’来的,是以‘证’为依据的”(廖家桢,浅谈以“证”为纲开展中西医结合研究,中医杂志,1981,7:73)。“‘辩证’是应用中药的先决条件。”(孟琳升,《中医治癌大成》,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1115)辨证论治是中医教育的唯一理论模式。

辨“证”论治原理成为权衡中医学术标准。中医说:“众所周知,中医临床的整个过程实质上就是辨证论治过程。”(雷顺群,建立中医系统辩证的体系,辽宁中医杂志,1984,10:15)在此观念统率下,与辨证论治理论无关的经验医药技术理论被排除在“中医学术”之外。例如,老中医的经验方、民间单验方、专方特药虽然治病很见效,因为辨证论治观念不强,不能荣登中医学“大雅之堂”。近代有人指出单验方“对病证有时有特殊疗效。但是,就是辩证观点不足”。在讨论中医学术标准时,有人认为,“抛开辨证论治来评价中医方药的疗效,就难于得出确切的结果”。专方治病在本世纪五十年代曾引起一些医家的重视。但是,很快遭到辨“证”中医的反对,认为:“中医观察一个病,不是抓住一个病原,不是机械式的搬用一方一药对证治疗一病。在一药一方的疗效上找线索,不但是弯路,更是走入歪路了。”有人认为专方治病是“只治病不治人,与中医学辨‘证’论治理论体系毫无共同之处,应该说是错误的。”辨“证”观念使中医忽略真理和效用标准。

辨证论治理念规定中医药的研究方向。董建华教授说过这样的话:“今天,建立客观检查法,仍应符合辨‘证’论治精神,只有这样,才能突出中医特色”,“坚持辨证论治和整体观念是急性热病临床研究的基本原则。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体现中医理论对临床的指导,只有这样,才能突出中医特色”(董建华,急性热病临床研究的初步设想,中医杂志,1985,1:62)。1984年全国中医内科科研方法讨论会提出:“辨证论治是科研命题的基本原则”(徐阳孙,内科科研的命题原则,中医药信息报,1985,1:21);“中医科研应以辨证论治为核心”(余雪如,中医科研应以辩证论治为核心,中医药信息报,1985,1:9);“临床从‘证’入手研究中医理论”(陈可翼,临床从证入手研究中医,中西医结合杂志,1981,1:39);“研究中医必须抓住‘证’这个环节,这是由于中医认识疾病和对待疾病的方法决定的”(欧阳绮,试论中医的方法学,上海中医药杂志,1982,8:37);“中医临床研究工作中最主要是对中医辨证论治的规律进行研究”(伟明,中医临床研究工作中的方法论问题,新中医,1982,11:56)。国家卫生部《中药研究基本原则》规定“中药研究源于证,止于证。”(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中药研究基本原则》一、二辑)辨“证”论治已经主宰中医学术观念。辨证中医忽略人体、疾病、药物的客观认识。

然而,迷惑中医千年的辨“证”论治,却以虚拟目标为诊疗对象!

中医推荐应对气血瘀滞保健法

【引用】中医养生补气血 经络养生悄悄帮你忙

【引用】1.治疗失眠重在调养气血(图)2. 中医--补气血(及其疗法)

【转载】中医五脏六腑气血阴阳失调的调理!

【转载】中医古典书籍收藏

中医健康的标准是气血充足 +如何判断气血不足的方法+气血足不足 看身体这些部位便知

【转载】感悟中医(四)——气血平衡在治病中的重要作用

【引用】中医养生“气血”理论:怎么预防癌症?如何预防三高和老年疾病?

中医养生三部曲——气血充足、经络畅通、脏腑平衡+《养生堂》 排忧解“男”题

【转载】中医健康养生:男人靠食补养阳—精神旺盛,女人靠睡眠养阴—气血充盈。

【转载】中医养生智慧 补气血(第一部分)

【引用】艾灸的最终目的是打通经络,让气血畅行+中医"元气恢复"按摩法

【引用】正确补气血--让气血充盈起来+中医治疗的优势+雨水养生

妙穴推荐与面诊+一穴位一中药效相当 +中医养生头颈按摩法 7式让你五官气血通畅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