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水的博客

欢迎光临

 
 
 

日志

 
 

【转载】人体气机升降理论+王孟英治病注重调理气机思维浅析+从气机升降谈六经病病机+气机的升与降 +气机升降的几个现象  

2014-11-06 19:16:10|  分类: 四圣心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体气机升降理论1

1气化是阴阳二气升降相因的结果

气化,是指在气的推动下一种物质转化为另一种或多种物质的过程[1]。谈气化,必谈阴阳,因气化是阴阳升降相因,矛盾运动的结果。《素问·气交变大论》曰:“各从其化也。”“阴气内化,阳气外荣。”《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亦说:“阳化气阴成形。”故阴阳二气相因运动是气化发生的内在机理,而阴阳二气相因运动的主要形式就是升降出入。为什么只有一升一降、一出一入这样的矛盾运动,才能发生气化?早在《国语·郑语》中就已认识到“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以他平他谓之和,若以同裨同,尽乃弃矣。”“和”是两种或两种以上不同的运动形式的和谐作用。“同”是指简单的、相同的运动方式合而为一。即相反的和谐才能产生新的运动形式,而简单的相同相加是没有意义的。可见,气机的升降学说是气化学说的根本。

2升降相因,构成斡漩,斡漩是气化的核心

素问·五常政大论》言:“阳舒阴布,五化宣平。”就是说气化功能在人体内外不断运动,其运动形式为左升右降,循环不已。若研究人整体的气化模式,则每个脏系作为个体形式存在,以个体形式运动的。在脏腑内部不同层次里有本质不同的运动规律,即表现为阴阳、升降特性的偏嗜。然这些偏嗜并不是无节制的,以他平他谓之和。“亢则害,承乃制。”说明他们之间存在着极严密的制约关系。他们之间这种承制关系体现为:心属火,火性炎上,主升,居南方;肾属水,水性润下,偏降,居北方;肝属木,木主升发,偏升,居东方;肺主金,金曰从革,偏降,居西方;脾胃居中,为气机之枢。。进而推之,升不可无限制的升,降亦不可无限制的降。故“升已而降……降已而升”。《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张志聪在《素问集注》卷二注曰:“在天地六合,东南为左,西北为右,阴阳二气,于上下四旁,昼夜环转,而人之阴阳亦同天地之气昼夜循环,在左右为阴阳之道路。”故人体阴阳二气,在下者,气要不断升,上升时沿人体左侧上行,人体上部之气要不断下降,下降时沿人体右侧下行。即所谓:“左升右降”之理,以此可解释心肾在该斡漩中的位置。肺脏位置在上焦,功能主气司呼吸,主宣发与肃降,其气机以肃降为顺,其下降的道路以右侧下行。肝位于下焦,气宜疏畅条达和升发,故肝气的运动以升为主要形式,其道路以左侧为上升之路。肝肺二脏左升右降,调节着体内气机的升降运动。故《素问·刺禁论》曰:“肝生于左,肺藏于右”。脾胃同居中州,是气机升降出入的枢纽;在中焦的气机升降中,脾主升,胃主降,形成斡漩,且脾胃为后天之本,为全身气化之动力源泉。它既可引肾水上济心火,又可引心火下温肾水,以助心肾相交;还可引肝升之气克制肺降之气,亦可引肺降之气克制肝升之气[2]。故《医门棒喝》云:“升则赖脾气之左旋,降则赖胃之右转。”故脾胃斡漩又为该斡漩学说的核心动力。

3五运六气对人体之斡漩亦有影响

以人为小宇宙,从气化讲,无边无形,但从空间结构上探讨其实质,示之莫过于一球,盖球可大可小,大则无边无际,如天地宇宙,故天地相参的角度,将人之气化示以两球,称之为气化之球(见图3)。其中以心肾为轴(子午代替)取象比类,子午类似地轴,气化之球类似地球。地球绕太阳斡漩,以地球为中心。可见,地轴发生钟摆样变化。天地相参,气化之球的子午轴也会发生变化。

脾胃为球心,不发生旋转,这与“脾胃不独主于时”相符。理论上应α=α1=α2=α3周而复始的摆动,气化不息。但生命不可能不终止,气化之器亦有磨损,这也是疾病的产生,故子午轴日渐右偏,最终,子午轴被拉平,则气化熄,生命灭。细细探究可发现,肝脏在该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从脏腑学说的角度,亦可解释。肝为风木之脏,又为将军之官,内寄相火,体阴而用阳,其性刚,动而难静,故又必须赖肾水以涵之,血液以濡之,肺金下降之令以平之,中宫敦阜之土以培之,如此肝体刚劲之质,方能得缓和之用,发挥其疏泄之机。进而言之,子午之可偏转有度。故该理论告诉我们养生要注意滋养肝阴以敛肝阳,最终达到以缓生发之气。

人身有两种气,一是运动之气,一是固涩之气.运动之气分为元气,宗气.肺气。固涩之气为肾气(脾胃的气属于肾气的范围).四种气在体内各司其职,相互配合,相互制约,共同维持着脏腑的生理功能.

肾气主封藏,能固涩人体的气血津液神,不至于外出,若肾气虚衰不固,气浮于上而不下纳---喘而汗出,或动则气喘;中不能纳胃气---不欲食而呕吐;下不能固津液---遗尿,下利不止,遗精,崩漏等证;外不能固津---自汗出或动则汗出;内不能固血---肌体出血不止.以上诸证均是肾气不固的表现.

而运动之气的运动.有不同的作用机制.岐黄中医论坛—岐黄传薪火,悬壶济苍生

元气与肾气正相反,元气虽系于肾,但是与肾气背道而驰,能行肾精以载肾气布散全身,发挥其固涩功能.但是元气的运动能上助宗气以搏动,以利于运血外达;还能疏运脾所吸收的水谷精微以上达与肺,以布散全身;还能疏运阴血以上达于心包.元气的作用在于使气血津液由下而上达.

宗气的作用是搏动而转,促进心血外达,以利于温养全身.只搏动而不外行.因为《灵枢·五味》言:"其大气搏而不行者,积于胸中,名曰气海."《金贵要略·水气病》言:"阴阳相得,其气乃行,大气一转,其气乃散".其“搏与转”既是心包中宗气的作用表现.其气行与散乃肺气的表现.

肺气的运行主要在于宣降气机,使气的运行循一定道路而行.肺的宣发,使肺气布散于肌表,肺气在肺内为肺气,出肺则为卫气,行于脉外,推动心包脉中之血以布散全身(麻黄的作用表现),达到气行则血行的目的,所以说宗气搏而不行,血行在于卫气.卫气的循行于外,达到:温分肉,养骨节,肥腠理,充皮肤,泽毛发,司开合,行神明的广泛作用.但是卫气的循行是在营阴(即肺阴)的润养中达到营卫调和的,在肾气的固涩中循行不致过度开散,耗伤肺气.卫气开则汗出,闭则汗止.卫气昼日行于阳(偏于体表),夜则行于阴(偏于胃肠),合乎自然规律.肺气的肃降一则有助于胃肠之气的下行,一则达到金能生水,肺气下纳于肾的作用表现.

运动之气中,元气偏于上行,肺气偏于宣外与下达,宗气在心包中起到中转的作用,而肾气在下起到封藏的作用.四种气在体内升.降.散.收,共同维持着脏腑的生理功能.

气机在体内有着重要的作用,如果不明白此点,张仲景的学术思想是很难学到的.

人体气机圆运动规律中医圆运动的精髓在于脏腑气机升降圆运动,是在《周易》圆道的启导下产生的。《周易》圆道体现着事物的循环往复和宏观世界的周期性循环。天道如此,人道岂能例外?人体脏腑气机升降运动是《周易》圆道的体现,反映了圆运动形式。这个圆运动是以脾胃居中,心肾分居上下,肝肺各居左右的圆道。该圆运动和《周易》文王(后天)八卦相吻,故心应离卦,肾应坎卦,肝应震卦,肺应兑卦。中医气机升降圆运动是脏腑气化的表现形式。提供气功,丹道,禅修,经络养生培训与资讯,含练功杂谈,气功入门,丹道修真,佛道禅修,太极养生,瑜伽修炼,经络养生,中医养生,中年养生,有氧运动,亚健康养生,慢性病调理等栏目"

(一)心肾是升降的根本肾是升降的启动力,所谓坎阳发动,肾水温升则脾转肝升,于是水升火降,坎离交泰。从而完成左阴升,右凉降的气化圆运动形式,也即在肾阳命火的发动下,中土枢轴转动,致使肝脾温升而心肺凉降。其中,肾水本应下沉,之所以能上济心火,是因为坎阳的发动;心火本性上炎,却反下降,又是因为肾水的上济,以阴阳互根之理矣。圆运动中心肾水火的升降,体现了坎离交泰、水火既济的易理。肾、命之火乃坎中之阳,为一阳陷于二阴之中,即两水中之真火,为人身火种,圆运动左半圆之温升全赖此一火种。心阴为离中之阴乃一阴含于二水之中,为人体之真水,得坎水之济,始能下荫,圆运动右半圆之凉降,全在于此。如阳虚火衰,坎阳无力发动,肾水不能温升则肝脾失煦而不转;或心阴亏耗,心火上炎,肺胃失荫则弗能凉降,如此,整个升降运动势必停滞。因此,心肾实为升降圆运动的根本。_气功、丹道、禅修、经络养生专业培训指导!

提供气功,丹道,禅修,经络养生培训与资讯,含练功杂谈,气功入门,丹道修真,佛道禅修,太极养生,瑜伽修炼,经络养生,中医养生,中年养生,有氧运动,亚健康养生,慢性病调理等栏目" \8 [0 a# w. M. F

(二)脾胃为升降之枢轴升降的化源全在脾胃,脾胃二者一为阴土本湿,一为阳土性燥,燥湿调停,中气得以化源,中阳发动枢轴能运转,脾升肝才能升,胃降肺始能降。如中土失运,气虚脾陷,或胃燥气逆则升降失职,势必导致四轮不转,正如前人所言:“中气不运,升降反作,清阳下降,浊阴上逆,人之衰老病死,莫不如此。”因此,圆运动枢轴的转动不仅赖坎阳的发动,其中,中土的健运也是升降的关键。提供气功,丹道,禅修,经络养生培训与资讯,含练功杂谈,气功入门,丹道修真,佛道禅修,太极养生,瑜伽修炼,经络养生,中医养生,中年养生,有氧运动,亚健康养生,慢性病调理等栏目7 d( n1 i, O3 Y& G/ R7 o" u

(三)肝肺是升降的翼佐肝肺是升降的翼佐,肝肺—为藏气,肝肺的升降实际也就是气血的升降,肝肺一左一右,犹如两翼一样。肝主升发,肺司肃降,故左半圆的温升需赖肝木的温升,右半圆的凉降必依肺金的顺降,如肝肺气机失调,必致气血逆乱,则升降悖逆,足见肝肺在升降圆运动中的翼羽作用。上述说明,脏腑气机升降;圆运动是一种气化运动,取决于心肾水火的平衡,脾胃燥湿的调停,以及肝气血的协调,三者共奏气机升降圆运动之功。

脾胃是升降的轴心

“脾为阴土而升于阳,胃为阳土而降于阴,土位中而火上水下,左木右金,左主乎升,右主乎降,五行之升降以气不以质,而升降的权衡又在中气,升则赖脾气之左旋,降则赖胃气之右转,故中气旺则脾升而胃降,四象得以轮转,中气败则四象失其所行,因脾郁而胃逆也”。罗谦甫亦说:“人身心肺在上,行营卫而光泽于外,肝肾在下,养筋骨而强壮于内,又必赖脾胃在中,传化精微以溉四旁,若脾胃之气一伤,则四脏皆失其所”。可见脏腑升降的轴心在于脾胃,脾胃为人体精气的生化之源。脏腑经络,四肢百骸,无不仰给脾胃输布精气以充养。虽然其枢转有赖肝肺之升降,而脾胃本身之升降才是主要的。前人之所以说“脾胃为后天之本”“土为万物之母”即从脏腑升降机制脾胃起着轴心作用论的。

关于脾胃升降的病理机制,《金匮》记载:“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盘,水饮所作,枳实汤主之”这是脾胃失其升降之机,饮浊得以凝聚成形的例症,仲景治以枳实汤,调其升降,斡其气机,使“阴阳相得,其气乃行,大气一转,其气乃散”。叶氏之言曰:“纳食主胃,运化主脾,脾宜升则健,胃以降则和,大阴湿土,得阳始运,阳明燥土,得阴自安,以脾喜刚燥胃喜柔润也”仲景急下存阴,其治在胃,东垣大升阳气,其治在脾。华云岫归纳叶氏脾胃的解谓:“脾胃【之病,当祥辩其升降二字,盖脾气下陷固病,即不下陷而但不健运亦病,胃气上逆固病,即不上逆而但不通降亦病矣”。脾胃生理功能的特点在于升清降浊,脾输精于上,清之升也,胃传糟粕于下,浊之降也,《内经》“青气在下则生飱泄”,为脾气下陷之证,“浊气在上则生膹胀”为胃气上逆之证,当升者降,当降者升,是为“阴阳反作”之病。

(二)肝肺是升降的轮转

肝从左而升,肺从右而降。肝之升也,遂其生发之令,肺 之降也,行其收敛之权。人身精气的生化虽以脾胃为泉源,而输布流行却以肝肺为枢转。肝气主升,把精气上输头身及上窍,肺气主降,把精气下达于脏腑及筋骨,这样才使气血流行,脏腑安和。肺肝两脏,相互制约,左升右降,合乎自然。惟肝性刚而易动易升,肺脏娇而易痺易郁,因而常造成“肝升太过肺降无权”以致升降失调,枢机窒塞的病理机制。

肝喜条达,肺喜舒宣而主气机,最怕邪郁,郁则气滞,如六淫外侵则肺气郁痺而治节不伸,七情内扰则肝气拂逆而生机不畅。外感内伤足以影响肝肺之升降而使气机郁遏。王孟英以肝肺为外感内伤病审证求因的纲领。他说:“肺 主一身之表,肝主一身之里,五气之感,皆从肺入,七情之病必由肝起”肝气一逆,则诸气皆逆,治节不行则一身之气皆滞,尝谓“人身气贵流行,百病皆由衍滞,设知此义,则平易之药清淡之方每可以愈重症”

在肝升肺降之中,肝升是主要的。由于肝性刚急主动主升。在病理过程中先是“肝升太过”以致“肺降无权”。所谓“肝阳上浮则肺气不降”,“风阳浮则治节横斜”,由于“左强右弱”-“金不制木,木反侮金”导致有升无降或升降失调的病态。内伤杂病之繁而且苟者莫如肝病之为最。犯上则为喘,侮中则为呕为胀,乘下则为闭为淋。此以魏玉璜之以“肝为万病之贼”,张鲁峰以“五脏之贼”诚以肝木犹龙,变化莫测,肝脏之病较他脏为多之故。在肝病中以“犯中克土”为多见,犯胃则恶心干呕,脘痞不食,吐酸水延末,克脾则腹胀便溏,或不爽,肢冷肌麻,若细分之又有肝“肝乘脾”与胆乘胃之别,“乙木乘阴土”证见两胁满痛,少腹墜胀,立则剧而卧则舒,为肝气上逆,脾气下陷之证,法当“疏木培土”如逍遥散。“甲木乘阳土”证见脘痛呕吐,心中痛热,气上冲心,不饥便秘,为胆火上升,胃气不降之病机,法当泻木安胃,如乌梅丸。肝脾胆胃的升降失调而出现的病机是复杂的,然而不出“肝木不升则克脾土,胆木不降则克胃土”这一规律。这里可以看出,胆随肝逆,肝胆上升在内科的某些病起着主导作用。

 有肝升肺降的两方面,不应忽视“肺主治节”“肺主清肃”即“肺降”这一方面在某一些疾病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肝木之所以得横逆因“金不制木,木不所畏也”。设肺金清肃之令得行,肝木相安无扰。季楚重指出肺在升降机制中的重要环节时说:“清浊升降,皆出于肺,使太阴失治节之令,不性生气不升,即收气亦不降,上下不交而郁成矣,故经云:太阴不收,肺 气焦满,诸气墳郁,皆属于肺…在肺不主降的病理过程中情况亦是复杂的,诸如:肝胆逆生之火,胃腑逗留之浊,枢机壅遏之热,水饮凝滞之痰,均蜂起而作难,致病变百出。正如王氏指出:肺即不主清肃,一身之气皆失其顺降之机,针对这样的复杂情况,王氏指出了“清肃肺胃,平泻肝胆”的综合措施。

(三)心肾是升降的根本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水火是阴阳的征兆,“气之升降,天地之更用也”升降是阴阳的动作,因此说“造化之机,水火而已”“死生之机,升降而已”心主火而肾主水,脏腑升降以心肾为根本。祖国医学的脏腑学说从其生理作用与病理转归来看,以心肾二脏为重要脏器。心为君主之官,肾是先天之本,其在生理上的作用可知;心不受邪,受邪则死,肾不可伤,受伤则危,说明其在病理转归上的重要作用,其所以然,是因为心肾二脏分寓水火,判别阴阳之故。水升火降关系人的生命寿夭,这不能说不是根本问题,如“水火相济则能生物”“水火不离,分离则死”张景丘曰:“火性本热,使火中无水,其热必极,热极亡阴而万物焦枯矣,水性本寒,使水中无火,其寒必盛,寒盛则亡阳而万物寂灭矣”这是水火关系人的生死问题。又如“水火交,永不老”“阴精所奉其人寿,阳精所奉其人夭”肾水足则阴精上奉,水足制火,此阴精所奉而令人寿延也,肾水亏则心火独炽,火来侮水,此阳精所降而令人寿夭也”这是水火关系人的寿夭问题。

水火升降的机制是微妙的。心本火脏在而火中有水,所谓“离中偶画生阴”肾本水脏而水中有火,所谓“坎中奇画生阳”火为水之主,故心气日欲下交,水即火之源,故肾气日欲上升,是以“水不升为病,调肾之阳,阳气足,水气随之而升,火不降为病,滋肾之阴,阴气足,火气随之而降”这就是水得火而升,火得水而降的道理。一般情况下“火宜在下,水宜在上,交则既济,不交为未济”其病理现象即为“心肾不交”或“水或火偏胜”例如:消渴征不交,火之胜也,水气病之不交,水偏胜也“推而广之,少阴病之心中烦,不得卧,火偏胜也,故用黄连阿胶汤泻心火而滋肾水,使心肾交而烦解寐至;少阴病之脉微细,但欲寐,水偏胜也,故用真武、四逆之奋心阳、降肾浊使心肾交而脉起疲振。其它如交泰丸(黄连、肉桂)用治失眠、磁朱丸之用治内障,均从心肾着眼为交通心肾,调济水火的著名方济,即《灵枢》的半夏秫米汤用治“胃不和则胃不安”其所谓通其阴阳者,亦无非水饮痰浊阻滞中焦而激浊扬清,为心肾交通开避道路。或问:半夏秫米汤,明为治胃,何关乎心肾,不知心肾交通以脾胃为枢纽,试观磁朱丸中用一味神曲之作为“黄婆媒介”(黄婆即脾胃)者其义可见。

在恶寒发热的病象中有涉及其根本的即关乎心火与肾水,虞天明曰:“阳虚者,心经元阳虚也,其病多恶寒,责其无火也,阴虚者,肾之真阴虚也,其病多发热,责其无水也”其根本治疗应采取王太仆提出的:“寒之不寒是无水也,壮水之主以制阳光,热之不热是无火也,益火之源以消阴翳”的治本方法。肾为水之主,心为火之源,故取心,者不必剂以热,但益其阳;取肾者,不必剂以寒,但强肾之阴。自张景丘等提出命门水火为真阴真阳之后,把王氏“壮水益火”之论不是分属心肾而是统归天命、肾的另一含义了。冯楚瞻曰:“要知平人而至于病,必由于水火二家先病,小病或由于气血之偏,大病必由于水火之害”

心肾水火升降和其它脏器的关系,如娱东阳说:“坎水温升,则肝木舒其疏泄之性;离火清降,则肺 金行其收敛之政”肝木得肾水的滋荣,才得遂其升发疏泄之性;肺金无心火的克制,才得行其清洗收敛之令,这是可以理解的。又如何伯斋说:“人之脏腑以脾胃为主,盖人之饮食皆入于胃,而运行于脾,犹地之有土也,然脾胃能化物与否?实由水火之二气,非独脾胃之能也,火盛则脾胃燥,水盛则脾胃湿,皆不能化物,乃生诸病”脾胃得水火的调节才能腐熟水谷,变化精微,如果水火不调过燥过湿,不仅不能化物,还能变生诸病。水火的根源在心肾,水火的调济在相交。心肾交,水火既济,又不仅脾胃得以生化,五脏六腑亦无不赖以安和

人体气机升降理论2

人体气机升降

从人体而言,“腰以上为天,腰以下为地。天为阳,地为阴”(《灵枢·阴阳系日月》)。外为阳,内为阴。上统乎外,下统乎内。在上在外者有下降之性,在下在内者有上升之能。故人之手三阳经脉(小肠、大肠、三焦)从手走头(从外之内为降);手之三阴经脉(心、肺、心包)从胸走手(从内之外为升);

足之三阳经脉(膀胱、胆、胃)从头走足(由上之下为降);

足之三阴经脉(脾、肾、肝)从足走腹(由下之上为升)。

五脏为阴属地气,六腑为阳属天气,故五脏需升则健,六腑以降为顺,但五脏六腑又各有升降。如心肺居上,属清阳之天;肝肾居下,属浊阴之地;脾居中央,为清浊共处之所。

在上之心肺,从右而降;

在下之肝肾,从左而升;

在中央之脾脏,为升降之枢纽。

人体气机在脾的斡旋下,升降有序,维持着正常的生理活动。

气机升降因时而变化的特征是,春夏属阳而主升浮,秋冬属阴而主沉降。

人体气机之出入升降

人体气机的出入升降是人体生命活动首要的功能。它直接影响着人体的体内气机与体外气机,五脏与五脏之间,五脏与六腑之间,五脏与气血津液之间,五脏与四肢之间,心理与生理之间的运化状态。可以说,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状态的正常与否直接影响着人体的健康与寿命。

气机出入升降的作用对人体的生理功能运化十分重要,能够起到吐故纳新,活化机体功能的作用,出入升降功能一旦紊乱,人体的生命和健康状态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中医学对人体气机运化是以气机出入升降的状态为评判标准。在中医学经典《黄帝内经——六微旨大论篇》中就有其详尽的说明:“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故器者生化之宇,器散则分之,生化息矣。故无不出入,无不升降。化有大小,期有远近,四者之有,而贵常守,反常则灾害至矣”。我们从这段经文中可以看到,中国古人对人体气机的出入升降的作用异常的重视,它关系到人的生命与人的心理和生理运动。如果没有了出入升降,人的生命与生理活动也就不存在了,人之所以有生命与生理活动,就是因为有了气机的升降出入。气机的升降出入使人体体内气机与体外气机场有了很好的交流与沟通,从而带动了五脏六腑功能的运化,形成了很好的的作用。人体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吐故纳新,因此,保持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状态的稳定,对人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否则,人体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疾病,生命就会受到危害。

气机的出入升降在中医学的理论中,是泛指人体内外气机整体的出入升降的作用性能,不是对人体体内脏器和某一项功能的单一运动而言。从中医学基础理论人天本一的角度看,人体的气机出入升降功能与人体身外气机能量场的运化有着紧密的联系,人体体外气机能量场的运化状态决定着人体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的作用。

气机的出入升降是指人体整体的功能代谢而言,是中医学整体观的体现。人体消化系统、分泌系统、排泄系统等都在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的带动下进行整体而有规律的运化,一旦气机出入升降出现紊乱,这些系统就会出现紊乱。同时,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的紊乱会影响到人体内外气机的相互作用,如果人体体内气机出紊乱也会引起气机了入升降功能整体性的紊乱。

整体性、统一性是中医学体系中最重要的理论观点,中医学所认为的整体性与统一性是以宇宙自然规律为基础,将宇宙自然中的所有一切视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自然界中的一切物质运动都是在这个有机的整体中,统一而有规律的进行着合理的运动。中国古文化与中医学的理论认为,人与宇宙自然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不可以载然分开。人体上的一切生理与心理活动都与宇宙自然规律息息相关,宇宙自然的一切物质与场的运动都是在一个规律之中。这种理论观点可以从宇宙自然界的变化对人体的影响中看得到,宇宙中星系的运动,如太阳黑斑的爆炸会对人的心脏、血压产生影响,自然界一年四季的温度变化对人体的影响等等。

人体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的紊乱主要是宇宙自然界的异常变化,人的心理活动和人的饮食无规律以及五脏气机运动不规律造成的,而人的心理活动对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的影响是非常重要的。在中医经典黄帝内经中精确的指出了人的心理活动对人体的影响,“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上古天真论》“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藏,化五气,以生喜怒思忧恐”《天元纪大论》。我们在实际生活中可以看到人在遇到某些事情时,会产生多种不稳定的情绪,这些不稳定的情绪会严重的影响到人体的身外气机场与五脏气机运化功能。中医认为,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心理情绪的紊乱引起五脏气机功能运化的紊乱,从而导致人体产生疾病和不健康的因素。人体的气机出入升降功能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其中的某一个脏器功能或其他某一个功能发生紊乱都会引进起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的整体性紊乱。

在《黄帝内经——阴阳应象大论》中说:“清阳上天。浊阴归地,是故天地之动静,神明之纲纪,故能以生长收藏,终而复始。”经文中的“神明”指的就是人的心理活动,一个稳定的心理状态会使人体气机运化状态有规律的运化,形成一个很有规律的气机周流状态,反之,就会严重的影响人体气机的正常运化,导致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的紊乱,从而影响人体外气机场与五脏气机运化状态,这是人们身体是否健康的重要基础。因此,调整人的心理活动状态对人体的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的调整是非常关键的环节。

人体五脏与其他功能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就如同一部精密的计算机,各项功能在宇宙自然规律中有机而整体统一的进行着运化。而进行运化的基础是在人体内外气机场运化之上。中医学古典理论认为,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人的一切生命活动都是以气为本源,因此,气机运动是人体气机出入升降状态好坏的重要因素之一。

人体生存于一个无比巨大的气机能量场中,气机的出入升降是人体吐故纳新的主要作用手段,从人体的形体结构来看,人体的上中下、前后左右形成了气机运动的构架。人体的上为阳下为阴,左为阳右为阴,后为阳前为阴。气机运动在人体外的运动规律为:自然界中的地气由下向上升,天气由上向下降,人体左侧阳性气机向下运行,右侧阴性气机向上运行,后面阳性气机向上运行,前面阴性气机向下支行,腰胯气机由左至右运行。根据气机不同性质的运动形式,我们可以看出,人体的气机由头沿左侧向下至足,再沿右足向上至头,形成了一个循环。身后的阳性气机由足向上至头,再沿前胸向下至足形成了一个循环。腰胯气机由左行至右侧,再由右侧行至左侧形成了一个循环。由这三个气机循环结构组成了一个立体性的整体气机循环结构,从而带动人体内部气机进行有规律的运动。

同时,在人体上,人体的右肩至左足,左肩至右足,交叉的形成了气机的运动方式,这种方式与现代医学中人体交叉神经的作用方式相同,并且于上面三个气机循环结构同为一个整体,参与人体的气机出入升降作用。

这种在人体上交叉运化的气机运动方式在中国的古文化理论和中医学基础理论中就有其记载和描述。在黄帝内经五运行大论篇中就有这样的一段论述:“丹天之气经于牛女戊分,黄天之气经于心尾己分,苍天之气经于危室鬼柳,素天之气经于亢氐昂,玄天之气经于张翼娄胃。所谓戊己分者奎壁角轸,则天地之门户也。夫侯之所始,道之所生,不可不通也。”这段内容是论述五行先天之气在天体中运化的模式,而戊和已则在东南方与西北方相对的位置,戊己在五行中属土,居于五行中的中宫,主运其他四行,是先天五行之气机运化的通道,如果这个通道不通,五行之气的运化就不可能完成。这种五行之气的运化模式是宇宙规律的始然,不可不通。自然界的一切物质运动都是以这种模式进行运动的,人体也是如此,人体上的五行之气就是按照这种气机运动模式进行运化,使人有了生命的活动。

在中国古文化对于天体的研究中,对于这种五行气机运化有详细的图解说明。

南 方

丙 丁

轸 翼 张 星 柳 鬼 井

角 参

亢 觜

东 乙 氐 毕 庚 西

房 昴

方 甲 心 胃 辛 方

尾 娄

箕 奎

斗 牛 女 虚 危 室 壁

癸 壬

北 方

二十八星宿五运图

从人体的体位来看,人体的右肩处于空位的位置,左足也是处于空位的位置,这样在人体上就形成了一条气机运行的通道,右肩的位置就称为天门,左足的位置就称为地户。根据阴阳互根的原理,人体的左肩与右足也是一条气机运行的通道,只不过是这条气机运行通道与右肩和左足有性质上的差别。左肩与右足的通道为虚,右肩与左足的通道为实,在人体上形成了交叉形式的气机运化状态。

这两条气机运行的通道对五脏气机和人体整体气机的运化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我们同时也要注意:在人体上,气机的运行方向不是单向运行的,在气机向一个方向运行时,还有与其相反逆行气机在同时运行,形成了一正一反一实一虚的运化机制。正是这种气机运化机制带动了人体气机进行不断的运动。

在人体内部,气机的运动也是按照清阳上升,浊阴下降的规律运行。在中国古典文化对人体气机运动研究的理论中,有大小周天的描述。中国古人认为,人体的生命能量源头是在关元气海一带,是人体原始之气储存的地方,在中国古典文化中称之为丹田。丹田的位置在人体的中心,人体的上下左右前后的阴阳关系就是在此处为分割点。以这一点横向水平轴向上为阳,向下为阴,纵向立轴而分,左为阳右为阴,侧向立轴而分,后为阳,前为阴。气机由丹田开始沿任脉向下经胯下经会阴穴沿督脉向上行至头顶百会穴,再沿百会穴向前向下行至丹田,形成了一个周流的状态,在中国古典文化与中医学理论中称之为:小周天。然后,在丹田经过旋转运动后,再沿人体的中心向上行至左肩,沿手臂的内侧向下行至五指尖,后经手臂外侧向上行至左肩回至丹田。经旋转运动后再沿人体的中心向上行至右肩,沿右手臂内侧向下行至五指尖,再沿右手臂外侧上行至右肩回至丹田。经旋转运动后,沿左腿内侧向下行至左足下涌泉穴,经旋转运动后,沿左腿外侧向上行至胯部回至丹田。经旋转运动后再沿右腿内侧向下行至右足下涌泉穴,经旋转运动后,再沿右腿外侧向上行至胯部回至丹田,形成了一个整体性的气机周流状态,这样在人体的内部就完成了一个气机周流的过程。这种在人体内形成的气机周流状态,在中国古典文化与中医学理论中称之为:大周天。

以上大小周天气机周流的方式,是体内气机与体外气机同时的进行周流,不单是体内的气机周流。这种气机周流的方式是人体内气出入升降功能的根基,如果气机的周流出现问题,气机出入升降功能将发生紊乱,影响人体的吐故纳新功能。

经脉穴位是人体体内气机与外部气机联络与转输的重要出入通道,也是人体气机出入的门户,在人体的气机出入升功能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人体的某些部位上的穴位,在中医学理论中称为:要穴。其意义是,这些穴位在人体内部气机与外部气机联络时,起到与外部气机联络和转输气机的重要作用。在中国古典文化与中医经络学的理论中,一些经脉穴位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如百会穴、会阴穴、涌泉穴、命门穴、神阙穴、劳宫穴、膻中穴、印堂穴、大椎穴、长强穴等穴位,以及经脉中的督脉、任脉、带脉、冲脉、十二正经。

百会穴在人体头顶部中心的位置,是宇宙自然之中阳性气机在人体上的汇聚之地,涌泉穴在人体的足下,是宇宙自然之中阴性气机在人体上的汇聚之地。天地之气的交流,在人体上主要的就是从这两个穴位上出入。在现代西方人体科学的研究中发现,在人体上具有多达七个连续而又互相渗透的能量流围绕,并渗透着人体,能量流由头顶经身体中心直下,由足底分别向上至头顶,形成了不同方向的能量环流。从以上对人体气机能量运行的结构形式来看,这种结构就如同地球轴心线与经度线纬度线的结构形式一样,人体形成了一个自封闭的空间结构,而穴位则是这种结构内外气机能量出入的门户,这些气机能量出入门户的开阖就成了人体气机出入升降最为关键的部分。

人体气机的出入升降与人的心理活动与身外气机场和五脏气机的运化分不开。中国古人在几千年前就将人的心理活动对人体的影响作用阐述的很清楚,在中医经典黄帝内经开篇中明确指出:“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气从以顺,各从其欲,皆有所愿”。从这两段经文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古人对人的心理活动的重视,告诉人们人体疾病的产生与衰败的原因,如何调理人的心态,使人的身体健康长寿。

“人有五藏,化生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黄帝内经——阴阳应象大论》。人的心理活动与人体的五脏气机运动息息相关,起伏变化很大而且不稳定的心理状态,可以导致阴阳五行气机运化的失调,引起身体内外气机的整体性紊乱。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可以看到,一个人如果经常处于脾气暴燥、思虑过重、情绪低落、喜怒无常等状态,会引起心脑血管疾病、脾胃不适、胸腹胀满、消化不良、大便干燥、肝气胀满、内分泌失调、睡眠失常等症状。

我们在实际生活中经常可以看到,如果一个人经常处于心烦意乱,很容易发火的状态时,这个人就会产生大便干燥的现象。在五行气机中火位气机具有上炎之性,火性气机太过会影响到人体的水液分泌,产生大便干燥,排泄困难。

由于体内气机的紊乱而致使体外的气机不能很好的与体内气机进行交流,使得阴阳气机的出入升降不能正常的进行,这样就严重的影响了人体吐故纳新功能的作用。人体内外气机的运动是相互制约,相互影响,人的心理活动会影响到阴阳气机之间的运化状态。一个平和的心理活动状态,能使内外气机处于一个有机而平稳的运化状态,否则,复杂而不平和的心理活动状态,会使人体内外气机经常处于一个紊乱的状态。

同时,我们还应当注意到,自然界环境的变化也是影响人体气机出入升降功的重要因素之一。中医学经典理论认为:“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藏,化五气,以生喜怒思忧恐”《黄帝内经——天元纪大论》。在自然界中,随着地球外在环境的变化与地理位置的不同,气机的变化也就不同,这些都是引起人体体外气机产生变化的重要因素。在一年四季中,如果春天的风气过重,就会引起人的肝火过旺,肾水失调,从而引起五脏气机运化紊乱,导致气机出入升降功能出现紊乱的现象。因此,在一年四季的变换时,人体往往会发生某种季节性的疾病,就是由自然界环境的变化所造成的。所以,人体外气机场的运化状态就成为人体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状态是否平稳的关键。如果人体体外气机场始终处于一个稳定而有规律的运化状态时,就会对一切外来的不均衡气机进行有序的协调,使气机始终处于一个平和而稳定的状态,气机出入升降功能的状态就不会受到破坏,保持一个完整而良好的状态。

人体的气机出入升降功能是人体疾病治疗,预防疾病,保健养生的重要基础,是一个整体性的问题。因此,掌握人体体外气机场的运化规律与五脏气机运化规律,是内功调整推拿技术对人体气机出入升降功能调整的关键,对人体疾病的治疗康复与保健养生非常的重要。

气机的出入升降是宇宙自然气机作用与人体的唯一方式,也是人生命的根本,是宇宙自然的运化规律,不可不知。

王孟英治病注重调理气机思维浅析

作者:宋镇星 (贵州省瓮安县中医院贵州550400)

摘要王孟英以《内经》为基础,集诸家之长,认为气机之正常升降出入,周流畅达,一息不停,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条件。各种致病因子阻塞气道,壅滞经络,则致气机愆滞。“百病皆由愆滞”是其最基本的病因观,“调其愆而使之不愆”是其最突出的治疗观。临证理法严谨,机轴灵活,常用祛除邪实,涤痰攻下;疏机通络,重调肺脾;开结调愆,轻清灵动;量体裁衣,活法从心等法,从运枢机入手,通过调整枢机升降和疏瀹气机,以清除导致气机愆滞的各种致病因子,使升降得复,气化正常,气机通畅,正气恢复,诸病自瘥。笔者通过理论学习及临床的多年运用,认为深研其学,可拓宽临证思路,古为今用,实有益处。

关键词@王孟英调理气机祛除邪实疏机通络轻清灵动量体裁衣学习运用

通讯作者:宋镇星,贵州省瓮安县雍阳镇环北路98号贵州省瓮安县中医院,邮编:550400,电话:0854-2621353

E-mail:twzx01@126.com

王孟英,名士雄,自号半痴山人,晚号梦隐,又号潜斋,浙江海宁人,晚清著名医家。学验俱丰,见解独到,临证轻奇,机轴灵活。毫不偏囿固执,每有出奇制胜之效,而无颟顸贻误之弊。其治病以注重调理气机,疏通经络,轻药愈重证而独具特色,成为温热学派四大家之一,后世医家对其评价颇高。本文略对王氏治病注重调理气机的思维经验进行探讨,结合自己学习运用心得,略谈体会如下。

理论依据

王氏几代以来均以医为业,其曾祖父王秉衡,字学权,著有《重庆堂医学随笔》;祖父王永嘉,父亲王叇沧均长于医。王孟英十四岁开始习医,初从《景岳全书》入手,受其温补学说影响颇深,认为“景岳之书,援引繁富,议论精博,窍以为道在于斯。(《回春录新诠》·王孟英原著,周振鸿重按,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长沙:1982。下同)”后因“按法施治,辄为所困。”乃研究六气之属性,以及六气“升降不前,迁正退位,刚柔失守,太过不及”等变化规律,结合当时社会条件、地域特征和临床症候等,经过研究和实践,得以辛甘温补之法治阴虚气热,特别是温病之初起,流弊实多。遂潜心钻研温病学说,在全面继承寒凉学派经验的基础上,且得“西昌喻氏之书伏而诵之,始有以悟。”以《素问·六微旨大论》“升降出入,无器不有。”“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等为基础,研究各医家关于气的论述,结合自己实践体会,提出“夫人气以成形耳,气不流行,血肉即死”。“夫化生之道,以气为本,天地万物,莫不由之。”认为“气”不仅是构成人体的物质基础,而且也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各器官组织的功能,包括气、血、精、津液等物质的相互化生,则是“气化”的作用。气机之正常升降出入,周流畅达,一息不停,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条件。人体不论何种病症,绝不是孤立地属于某脏腑器官、局部组织病理变化的反应,而是整体强的气机已有某种失调,是“病在气机”的反应。

《素问·举痛论》曰:“百病皆生于气也”。《素问·六微旨大论》“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矣。”说明人身气机的升降出入废止和息灭是导致疾病危重甚至死亡的根本机理。疾病的发生和发展,是人体气机失去正常的运动状态,即气机出入阻隔,升降失序。王氏深悟《内经》旨意,认为人身气机贵于流动,一息不停,惟五气外侵,或七情内扰,气机窒塞,疾病乃生。认为:“缘人身气贵流行,百病皆由愆滞。苟不如此,虽药已对证,往往格不相入。”提出疾病最基本的病因观是“百病皆由愆滞”。其气机窒滞之原因多为邪热闭阻,痰热交锢或因误投滋填、温补等所致。认为:“津液伤而热乃炽,继以滋填,热而愈锢,而施温补,气机更窒……以致一身之气机失肃清之令。”由于气在体内之运行、变化发生了差忒或障碍,致使脏腑、经络、气血的相对平衡与协调受到影响,破坏了“阴平阳秘”的对立统一局面,机体中五脏六腑,表里内外,四肢九窍才产生种种症状。

王氏根据《素问·至真要大论》“调其气,使其平也”等理论,认为“身中之气有愆有不愆也,愆则留着而为病,不愆则气默运而潜消。调其愆而使之不愆,治外感内伤无余蕴矣。”提出治疗疾病最基本的观点是“调其愆而使之不愆”,从运枢机入手,通过调整枢机升降和疏瀹气机,以清除导致气机愆滞的各种致病因子,使升降得复,气化正常,气机不致窒滞,正气亦易恢复。

王氏认为对于疾病的治疗,是不能离开调理气化机枢的。其思想的形成,是在《内经》的基础上,继承和发扬诸家之长,经全面综合创新,通过长期反复实践验证,积累经验而成,是生理、病理、治疗三者的高度概括与集中体现,具有转一轴而全体俱应之妙。其临床运用范围既广,又十分机动灵活,达到高深造诣,“蔚然成为一时宗匠。”

临证发挥

王氏不但在中医理论方面提出其精辟的见解,更重要的是能将理论作为临床的指导思想,与实践巧妙结合,成功地创出许多新的方法,治愈诸多疑难杂症。其临证治病思维突出体现在:

1、祛除邪实注重涤痰攻下

王氏乃温热名家,深达叶天士治温当透泄之理。其治病注重调理气机的思维,首先体现在祛除邪实上。认为使有形实邪得去,气道窒息得通,气机升降得复,则疾病易愈。临证对祛邪之法尤有发挥,强调“邪有出路”,善用攻邪之法,其中特别重视开畅“大行之路”,即大便通畅。认为攻下之法有推荡逐邪而畅通周身气机之功,对大便闭结者必攻下其热结。于临证见有热传肠腑者每多断为顺证,见有大便得通者每断为可治之证。谓曰:“温热以大便不闭者易治,为邪有出路也。”对温热病中出现大便溏泄每认为是热邪有外出之路,不可作为一般泄泻而予以止法。但对全身正气大衰、脾气下陷而泄泻者,自当别论。此外,战汗与热盛而鼻衄,小溲混浊等亦为热邪外泄之机。因而对“邪有出路”者不可贸然断其出路,对“邪无出路”者则当力辟出路以治之。

王氏精于治痰,对“脉症多怪”的许多疑难杂症,往往不见痰而责之于痰,如治升降之令久窒,痰邪袭于隧络之关格;痰中之左半不遂;痰血轇轕之络痹窜痛;痰升而厥之昏沉如寐等,药从痰治,其效孔多。认为“痰”系津液受灼而成,多责之于“火”。“按痰古作‘淡’,显系二火博水以成痰也。”其成因一为体内固有,乃由素禀阳盛,过啖肥甘;或久坐不劳,气行迟滞;或身躯素厚,湿盛为痰等,以致先有留痰、伏痰,外邪入之,得以凭借;二为病程中的病理产物,“七情内动,即是火邪,六气外侵,皆从热化,气火燔灼,即煎熬其固有之津液以成痰。”三是误用温补最易造成痰热内锢,“温补滞其枢机,痰饮轇轕。”“湿热误补,漫无出路,充斥三焦,气机为其阻塞而不流行,蔓延日久,津液为其凝滞而成痰饮。”

痰之既成,又反过来成为邪热之山险,痰、火、气三者互相胶结,互为因果。“痰饮者本水谷之悍气,肝升太过,胃降无权,另辟窠囊,据为山险,初则气滞以停饮,继则饮蟠而气阻,气既阻痹,血亦愆其行度,积以为瘀。”对痰证的诊断主要依据为脉滑数,苔黄腻;胸下按之痛或见胸次迷闷或心下坚痛,或见痰喘,频吐粘沫等。《温热经纬》云:“凡视温证,必察胸脘,如拒按者,必先开泄。若苔白,不渴,多挟痰湿。”此因胸近肺,脘近脾胃。外感温病,首先犯肺;伏气温病,自里出表,其邪多侵犯脾胃或呈表里同病。“温暑湿热之证,每有痰涎滞气,凝结上焦。”说明湿热胶结,热蒸湿为痰,凝结上焦,气机不畅,肺失宣降的病理。

其治疗痰热,首在细辨痰热之所在部位如胸中、肺、膈、心包、脾胃、肠、肝络等的不同。认为《伤寒论》之结胸的结塞痞满者,即是痰热之胶结。对痰证寒热真伪之辨识,尤有独到之处,指出“世人但以痰色辨寒热,每多误治,凡审证须兼各证与脉并审,不可专指痰色为据。”其治痰重在清涤,每“四竹”(竹叶、竹茹、竹黄、竹沥)并用,并对温胆汤、小陷胸汤、蠲饮六神汤、雪羹汤、当归龙荟丸、礞石滚痰丸等之运用,甚为应手。《王氏医案》中温病案例有2/3以上皆从痰热论治,尤其是昏谵、痉厥等危重病症及虚实疑似的病例,多责之于痰热为患。所用清热蠲痰、肃肺涤痰、顺气蠲痰、豁痰行气、通络蠲痰、开痰舒郁、展气开结、行气蠲痰、清涤伏痰、养液开痰、息风化饮等法,得力于枢机气化,清之、展之、泄之、降之,但与舒展气机,调其愆而使之不愆,俾一身治节之令,逆升之火,逗留之浊,郁遏之热,凝滞之痰,咸得下趋,痰行热降,则诸恙自瘳。如治石某之脉沉而涩滞,模糊不分至数,肢凉畏冷,涎沫上涌,二便涩少,神气不爽,曰:此途次感风湿之邪,失于解散,已从热化,加以温补,致气机愈形窒塞,邪热漫无出路,必致烁液成痰,逆行而上。但与舒展气机,则痰行热降,诸恙自瘳矣。以黄连、黄芩、枳实、橘皮、栀子、淡豉、桔梗、杏仁、贝母、郁金、通草、紫菀、竹茹、芦菔汁等药,三服而起,调理匝旬遂愈。可见王氏治痰证颇为得心应手,能独出机杼,不囿于古人所论,且又不离古人之规范。

王氏治痰,多戒温补,因痰热妄用温补,欲升其清,反助其逆。过用则必致蕴积之痰热,一律提之升腾,阳恣莫制,无异“油添火上”。在治朱惇书令正结胸案时指出:“余每见神未全昏,便不甚秘,惟胸前痞结,不可救药而死者,皆升提之误进或滋腻之早投也。”个别温补初服颇若相安者,乃“附桂刚猛,直往无前,痰亦不得不为之辟易。”然王氏也非一概斥温补而不用,认为“温补亦治病之一法,何可废也,第用较少耳。”对个别确诊为虚寒之证,则大剂温升补养,挽危殆于倾刻者,也不乏其例。如治其令叔,高年痰嗽,喘逆碍卧,肢冷颧红,饮食不进,与真武汤而安。治何叟年近八旬,冬月伤风,有面赤气逆之象,以真武四逆,回阳镇饮,攘外安内。

2、疏机通络重视调理肺脾

王氏治病着重斡旋枢机,认为人身之气机贵在流动,一息不停。“夫人气以成形耳,法天行健,本无一息不停……咸以气为用者也。肝气不疏则郁而为火,肺气不肃则津结成痰,胃气不通则废其容纳,脾气不达则滞其枢机,一气偶愆,即能成病。”气机之愆滞,多因各种致病因子阻塞气道,壅滞经络所致。王氏在“调其愆而使之不愆”的治疗观指导下,重视清除导致气机愆滞的各种致病因子。盖“欲清气道之邪,必先去其所依附之痰。”“惟五气外侵,或七情内扰,气机窒塞,疾病乃生。故虽对极虚之人,既病即为虚中有实,总宜按证而施宣通清解之法,一味蛮补,愈阂气机。”拳拳于调整枢机升降和疏瀹气机,使之恢复正常,则病可瘳,疾可愈。其运枢机之法,甚为灵活,但总在祛除邪实,尤重清化痰热,攻逐腑实,清泄邪热。杨素园评其,“尊案不论用补用清,悉以运枢机,通经络为妙用。”

在调理气机方法中尤重宣展肺气和调理脾胃功能。因胸为气海,肺为气主。肺主气司呼吸,性喜清素,治节一身。凡出入呼吸,统摄调节,皆属于肺。故凡运枢机,则不离治肺。治肺不单纯在于调整肺脏本身之气机,实关系列一身之气化。“肺既不主清肃,一身之气皆滞也。”“邪在肺经,清肃之令不行,津液凝滞,结成涎沫,盘踞胸中,升降之机亦窒。”其治肺多用宣、降、肃、养四法,尤重宣展肺气,多用杏仁、射干、瓜蒌、薤白、白前、兜铃、紫菀、贝母、枇杷叶、桔梗等药。脾胃位居中焦,为后天之本,通连上下,主受纳、腐熟、转输、运化,为水谷之海,气、血、精、津液等生化之源,脏腑经络之根,气机升降出入,疾病上下传变之枢。上升外发,下降走归,四肢腠理,五脏六腑皆赖脾胃之升降运化。“脾胃病,则出纳升降机枢失常,而诸病丛生。”“湿浊于中焦,致运化之枢机失其灌溉之布,气机愈窒,津液愈干。”肺脾功能正常,则出入之机不贲,升降之机不紊,营卫调和,津精不竭,邪毋逆陷,病不过“中”,也就是“治本穷源”也。其运枢机,通经络法,多用凉润清解、甘寒养阴之剂。少取辛温理气或甘温益气升阳之法,与一般运枢机之法有别。

3、开结调愆多用轻清灵动

王氏临证,善于调整枢机和疏瀹气机,疏通经络,转一轴而全体俱应,使脏腑经络、气血阴阳的功能,趋于相对平衡,在机体内外建立新的协调秩序,恢复“阴平阳秘”的局面。认为“气贵流通,而邪气扰之则周行窒滞,失其清虚灵动之机,反觉实矣。惟剂以清轻,则正气宣布,邪气潜消,而窒滞自通。误投重剂,不但已过病所,病不能去,而无病之地,反先遭克伐。”“一味蛮补,愈阂气机,重者即危,轻者成锢。”其立法遣药,不随流俗,无论用清用补,皆选轻清灵动之品,有“四两拔千斤”之妙,达“轻可去实”之功。使痰祛络通,气机畅达,且不易损伤或少损伤胃气。认为“重病有轻取之法”,药虽平淡,贵在能恰中病机。

临证用药,多选轻清灵动之品,如竹茹、半夏、贝母、石菖蒲、栝蒌皮、橘络、丝瓜络等,皆为开结设法。凡感证未解,胸痞痰多者,牛蒡子、橘红、杏仁、枳实等可化气透表;竹茹、象贝、冬瓜仁、橘络、丝瓜络等即为宣络开痰。客邪既解,需清其痰热者,知母、天花粉、旋复花、枇杷叶、芦根等清热化痰通络;湿痰蕴积者,则茅术、藿香、佩兰、蔻仁之类,芳香辟秽,振动清阳,全从辛开二字着笔,而杏仁、象贝,栝蒌皮、枳实、竹茹、郁金等,化痰顺气,尤为多升少降者之需。湿犹未清者,神曲、谷芽醒脾健运,又可以清湿阻也。凡痰热上升,化风肆虐者,取介属潜阳配天竺黄、淡竹叶、竹沥、旋复花、代赭石等蠲痰清熄内风;痰热熏蒸心包而神昏痉厥者,以犀角、羚羊角、石菖蒲、远志、连翘、象贝等通心气以开痰热。胆制南星,用其开宣化痰之长,而去其峻烈之弊也;对于润燥化痰之品,常选南北沙参、西洋参、石斛、百合、天花粉、生蛤壳等,以清润肺金,导其肃降。其用药不犯一味温升,厚浊之物亦皆避之。常以丸药治病,且设浊药轻投,以熟地、玄参、生地等开水泡冲去渣煎药,可清上滋下,又避免浊药滋腻恋邪之弊;尚有轻药重用法,如以通草30g煮汤煎药;以及用鲜莱菔、冬瓜、鲜藕等煎汤代水和恣啖北梨等,体现出其匠心独用,别富巧思。

4、量体裁衣做到活法从心

王氏认为由于人之先天禀赋和后天居处环境、生活习惯、精神因素、营养锻炼等条件之不同,而形成“个体差异”,即不同的气机。因各人之气机不尽相同,治疗之方法和药物则不能完全同一。强调辨证论治应以个体为基础,“慎思而明辨之”。临证治疗必须“量体裁衣”,各求其是,“活法从心”,极力反对以“病名”印定心目,不可执死方以困活人。“病无定体,药贵得宜”,“执一方以疗百病,无此治法。”同病异治主要是因为病机决定于气机,各个之气机不同,病机也就不一,“病同体异,难执成方”。故其治疗的同病中,难见方药完全相同者。其医案中所载治例最多的疟疾,竟少方药完全相同者;而其他时病、杂病,也无不如此。然当病者之气机与病机相同者,则虽异病而可同治。如其医案中用当归龙荟丸者有23例,凡肝火内炽,痰热纠结而致之癫狂、麻木、瘫痪、半身不遂、乳核等证,咸以此丸配服,每取相辅相成之效;又如治郑某呕血、濮妪之浑身生疖如疔、赵某疟疾、朱某之杂病紫斑等,虽病因、病种、病名以及病发部位各异,但其病机皆为阳明热盛,有是证用是药,均以白虎汤加减治疗而获效甚捷。

王氏还善于辨识併病与兼挟,从而决定治疗的主次。因为在疾病过程中,某一病理阶段中是结果,而在另一病理阶段中却变成了病因,甚至是主要病因,如痰饮、瘀血、停食、虚火……。多例均是前医在辨证处方用药与病机相符而病不稍减,一经王氏之手,却如锁勘钥,迅速痊愈。如王一峰之次郎、吴裕昆妻、顾云垞、庄迪卿、韩妪……诸案,多是前医在治疗中忽略了“祛痰”、“导滞”……等的併病与兼挟所致。王氏接诊后,能迅速辨明证候,洞察病机,按法设治而获效。这与王氏独具慧眼,特别注重对虚实混杂、寒热疑似、阴盛格阳、火极反兼水化等证,尤应“曲运神机,悉心辨认”有关。其对病之标本、证之兼杂、位之深浅、症之主次、体之虚实、治之先后、药之君臣,能权缓急轻重而厘定主次。临证每能独出机杼,匠心独运,别出心裁,令人叹服,不拘一法一方,乃因证而施。妙在疏钥气机,促使机轴灵活,使其升降出入有序。其对药物气味之用,于阴阳之理、升降之性、与脏腑疾病归属宜忌以及处方之制、七法之义等,尤为刻意讲求,力臻化境。其所用成方,每多师法其意,常有仅取一二味者,然而不失规矩准绳。其用量多寡,轻则几厘,不憾甚少,重者数两,不畏其多。“药当量人体气而施”,诚至理名言也。

学习运用

余在多年临证中,每遵王氏治病重视调理气机之旨,注重调理气机的升降出入。在外感病上以出入为主,内伤病上以升降为主。从整体出发,以“调和”整体和谐为主要目的,帮助机体使其“失和”恢复到“和”的正常状态[1]。举例如下。

1、黑苔从痰湿辨治[2]

舌苔禀胃气而生,周学海曰:“苔,乃胃气之所熏蒸。”黑苔多由黄苔、灰苔随着病情加重,苔色逐渐加深而形成,多主里证、重证、危证。但苔色的生成由于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出现黑苔并非都是危重证。笔者临证见到黑苔时,在排除热盛阴竭、阳虚寒盛、热毒积聚肠胃及热病伤络等证外,多从痰、从湿治疗,黑苔则每随病愈而消退。

因痰性留着、粘滞,为有形质之物,易阻滞经脉气血运行,阻碍气体的升降出入,影响水液代谢的进行,则水湿津液输布受到障碍,气血上注于舌受阻,胃气熏蒸失常,从而出现黑苔。若邪热内盛,炼液为痰,或因郁久化热生痰,或为温补助邪蒸液成痰,或因痰生热,使痰热胶结,相助为虐者使胃气挟痰热上蒸,可见黄黑腻苔。临证时多从调理气化枢机入手,以通降之法治之。方用小陷胸汤、温胆汤加减,多能取效。若痰与寒合,多见白润滑黑苔或黑灰腻苔,多为胃气挟寒痰上熏而成。王孟英曾引用茅雨人的观点,认为“凡起病发热胸闷,遍舌黑色而润,外无险恶情状,此胸膈素有伏痰也,不必张皇,止用薤白、栝蒌、桂枝、半夏一剂,黑苔即退,或不用桂枝,即枳壳、桔梗亦效。”验之临床,确有效果。

湿为阴邪,其性重着粘腻,易阻遏气机,困遏清阳。脾为湿土之脏,胃为水谷之海,湿土之气同类相召,故湿邪为病尤其好犯中焦脾胃,脾胃运化失司,不能运化水湿,湿浊蕴遏中焦,熏蒸于上,可见黑苔。笔者临证时对湿证黑苔之治疗,不论湿热或寒湿,多在辨证的基础上加用芳香化湿、宣畅气机、升清降浊之品,如藿香、佩兰以辛香化浊,醒脾和胃;枳壳苦燥化湿、行气导滞。此3药配合可以使气机宣畅、湿浊化散、脾胃健运,则黑苔消退。

2、糖尿病从虚痰论治[3]

认为糖尿病是由于先天禀赋不足,脏腑虚弱,加之饮食不节,情志失调,劳欲过度,过用温燥药物等原因引起水湿津液代谢障碍,凝聚变化成痰。痰浊一旦形成,即可作为新的致病因素引起糖尿病的发生、发展和加重,糖尿病中痰浊的多少往往决定其轻重及预后。因虚而痰浊滋生,痰又阻滞气血运行,津液失于敷布而加重虚。两者互为因果,虚重则痰盛,痰愈盛则虚更重,如此反复恶性循环,导致阴损及阳,阴阳两虚,五脏受累,变症丛生。其基本治疗原则应为补虚祛痰。自拟化痰降糖方,基本药物为:生龙骨、生牡蛎各30g,白僵蚕10 g,天花粉12 g,黄芪15~30g,山药20g,苍术12g,玄参、生地、麦冬各15g,黄连6g,丹参10g。方中生龙骨、生牡蛎平肝潜阳,镇静安神,化痰散结,软坚收敛;白僵蚕解毒散结,化痰软坚;天花粉清热化痰,生津止渴;黄芪补中益气,升阳固表;配山药益气阴、固肾精,一阴一阳,相互为用,益气生津,健脾补肾,涩精止遗;苍术燥湿健脾;玄参滋阴降火,解毒除烦,软坚化痰,一润一燥,相互制约,相互促进,健中宫,止漏浊;生地甘寒,滋润补五脏内伤之不足;麦冬润肺养阴,益胃生津,清心除烦化痰;黄连清热燥湿,泻火解毒;丹参补血活血,清血热,除烦满。诸药合用,以化痰降浊,益气养阴,生津止渴,调和脏腑,从而进一步调整人体的阴阳平衡,恢复肺、胃、肾三脏的功能。本方既重治本(虚),又注重治标(痰、湿、浊、毒等),标本兼顾。临证时在辨证的基础上,每以此方加减运用,能较快地改善症状,使血糖逐渐下降至正常。

王氏一身,勤苦治学,博览群书,著述甚富。于理论、临床皆有精深造诣。临证理法严谨,立法处方熨帖,用药灵巧慎严。不论药物、瓜果,信手拈来,皆成妙剂,令人叹服。其治病思维以重视调理气机而疗效彰著,名重医林。张山雷评价其“临症轻奇,处方熨帖,亘古几无敌手”。曹炳章评其:“裁方用药,无论用补用泻,皆不离运枢机,通经络,能以轻药愈重证,为自古名家所未达者。”深研王氏之学,可使人疏钥性灵,启迪智慧,古为今用,对拓宽临证思路,提高疗效,实有益处。

从气机升降谈六经病病机

作者:长江大学医学院曾庆利 、张德新 佛山市顺德区小王圃医院 赖展少

摘要:探讨《伤寒论》六经病的病机理论,认为人体生理和病理状态,是气机升降正常和异常的反映,太阳病是营卫出入之机的失调,阳明病是阳土之气的不降,少阳病是气机升降道路的不畅,太阴病是阴土之气的不升,少阴病是水火升降的失常,厥阴病是气血升降的逆乱。结论,气机升降失常是外感与内伤杂病的主要病机。

自然界物质能够构成统一的整体,主要依靠内部气的运动,即“气机升降”。气机升降的基本形式是阴升、阳降、阴出、阳入,并以中土为枢轴,火、金、水、木为轮周的协调运转所体现。人体生理和病理状态,是气机升降正常和异常的反映。因此,对《伤寒论》六经病的病机可用这一理论为指导加以探讨。

1、太阳病是营卫出入之机的失调

太阳病主要指表症。周学海在《读医随笔》中说:“外应皮毛,协营卫而主一身之表者,为太阳膀胱之气。”因此,首先就明确营卫出入之机。营在脉中为阴,卫在脉外为阳,营卫要协调,应当营出而卫入。如果营在内而不出,卫在外而不入,就是营卫不和,从而导致太阳病。太阳中风,是病人感受外邪而以风邪为主,风性主散,卫气外趋,不能固守营阴,营阴从卫气疏漏之处外泄,故发热恶风而汗出。太阳伤寒,是病人感受风寒之邪而以寒邪为主,寒主收引,营卫之气郁闭,卫气不得入内,营阴不得外达,故发热恶寒而无汗。

上述二证皆当调和营卫。对营卫相离因卫气外趋者,当引卫入营,以桂枝汤治疗。方中桂枝、炙甘草、生姜、大枣辛甘化阳,助营阴外接于卫;芍药、甘草、大枣酸甘化阴,助卫阳内接于营。其中桂枝、生姜发散风邪 ,则营卫相合,自汗可愈。对营卫相离因营卫郁闭者,当发表散寒,以麻黄汤治疗。方中麻黄发散寒邪;桂枝、炙甘草辛甘之品助营阴通达于外,以汗驱邪出表;营卫郁闭于外,则肺失宣降于内,故伍以杏仁增强宣肺平喘之功。至于又有“病人藏无他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为何仍要发汗,并“先其时发汗”,则因本证卫气并非总浮于外,而是时或外浮,故时或自汗出。但此时是营阴从卫气疏漏处外泄,故虽汗出,营卫仍不和,必借助药力,复发其汗,使营阴泛达于卫,阳得阴恋而能入,卫气即不再外浮。其“先其时发汗”,即选择未汗出时服药发汗,无非因此时营卫相距较近,营阴外达与卫气相合更为便捷而已。如此则药效易于取得,且汗出亦不会过多。徐灵胎所说的“自汗乃营卫相离,发汗合营卫相合”之理,即在于此。

2、阳明病是阳土之气的不降

“胃家实”是阳明病的病机。胃气以息息下行为顺,故“胃家实”即胃气因实邪阻滞而不降。胃为阳土,其气不降,多呈阳热之气亢而向上、向外之象。如胃热弥漫于阳明之经,充斥于表里内外,风高热、烦渴、大汗出、脉洪大等症,为阳明经症;如燥热相结,成燥屎阻结于胃肠,腑气不下,风潮热、不大便、谵语、小便数、腹胀满、绕脐痛、脉沉实等症,为阳明腑证。无论经证、腑证,皆属阳土之气不降。

阳明病最发人深思者,是“脾约”一证。条文说“趺阳脉浮而涩,浮则胃气强,涩则小便数,浮涩相搏,大便则硬,其脾为约,麻仁汤主之”。对此条诸家多以胃强脾弱,脾被约束为解,但说理不透,如以气机升降理论解释,则豁然开朗。本证发于太阳病发汗、泻下、利小便后,亡津液,胃中干燥,虽有胃肠燥热,但毕竟以胃阴虚为主。阳土之气无阴液携恋而不能降,故大便硬,但由此却又引起了阴土之气的不升,从而涉及气机升降的基本理论。《素问 六微旨大论》说:“无不出入,无不升降……四者之有,而贵常守,反常则灾害至矣。”所谓“常守”,即升降出入四者互为因果,恋守勿失。脾胃同居中土,为气机升降的枢纽,当其旋转之时,如胃气不能从右而降,则脾气亦不能从左而升。本证即因胃气不降而约束脾气不升,故称为“脾约”证;但病本在胃,故列为阳明病。脾为胃行其津液,可将水谷精微上升于肺,再布于全身。今脾气不升,则胃中水谷津液由小肠偏渗膀胱,故小便数;津液不能还于胃中,故大便硬不得缓解。津液偏渗亦使脾脏自身津液亏乏,故趺阳脉既因胃气不降而脉浮,复因脾气不升、脾阴不足而脉涩。胃气不降是病态的亢奋,故曰“浮则胃气强”;脾气不升而津液偏渗,故曰“涩则小便数”;究其原因是胃强不降导致脾弱不升,故曰“浮涩相搏,大便则硬,其脾为约”。可见,张仲景在阳明篇论述脾约,是使读者体会脾胃在气机升降中的内在联系。

3、少阳病是气机升降道路的不畅

周学海在《读医随笔》中说:“通行内外,应腠理而主一身之半表半里者,为少阳三焦之气。”对少阳病,不应仅仅理解为胆病,更主要的是三焦病。《金匮要略》说:“腠者,是三焦通会元真之处,为血气所注;理者,是皮肤脏腑之理也。”凡在内的脏器,在外的皮、肉、脉、筋、骨,其中组织间隙,皆三焦通会元真之处,而为少阳所主,故章虚谷说:“凡表里之气莫不由三焦升降出入。”三焦为气、水之通道,邪入少阳,气机升降道路壅塞,必然表现出阳入与阴升阳降的失常。

少阳病提纲是“少阳之为病,口苦、咽干、目眩也”。此仅属少阳相火上炎,不足以反映少阳病病机,应援引小柴胡汤证分析。本证见“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症状表现在周身表理上下,既有胆病,又有三焦病。往来寒热,是自觉发热与恶寒反复出现。腠理在皮肉营卫之间,邪阴三焦,入于腠理,外并于表则恶寒发热,内并于里则但热不寒,出入于表里之间,故恶寒与发热反复出现。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渴,腹中痛,胁下痞硬,多属胆病。由胆木之气不舒,或木火上炎,或胆木犯胃所致。胸中烦而不呕,心下悸,小便不利,不渴,身有微热,咳嗽,则多属三焦气道不利,水气升降失调所致。因此,条文在论述少阳病病机时与《金匮要略》相呼应,指出“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把少阳统三焦而主腠理之理提示得一清二楚。

4、太阴病是阴土之气的不升

就伤寒论而言,太阴病以“脾家”即脾脏的病变为主。太阴病提纲对此提示得十分清楚:“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结硬。”其中最重要的症状是自利。“自利益甚”是言腹满而吐,食不下等一系列症状,每随下利之盛而愈加严重。足见下利是左右太阴病全局、决定病情发展变化的关键。所以,条文重申:“自利不渴者,属太阴,以其脏有寒故也。”由此推知,即使腹满而吐,食不下己见,但无自利一症,则是否属太阴虚寒症尚应加以斟酌。就临床所见,腹满而吐,食不下确有属脾与属胃的不同,如阳明腑实症就有这类症状。两者除从这类症状的自身特点加以区别外,就是以是否兼见下利,并伴随下利而加重为辨证要点。此因脾为阴土,其气当升,脾气不升,则清气下陷,故《素问 阴阳应象大论》说:“清气在下,则生飧泄。”脾胃同居中土,为气机升降的枢纽。脾土之气不从左升,则胃土之气亦不从右降,其理与胃土之气不降而后脾土之气不升相同。所以,太阴虚寒下利多伴有腹满而吐,食不下的胃气不降之症。〈素问 阴阳应象大论〉所谓“浊气在上,则生嗔胀”即指胃气不降。〈灵枢 阴阳清浊〉篇说:“阴清而阳浊。”胃为阳土,阳土之气不降,故曰“浊气在上。”不过,太阴病的胃浊不降与阳明自病者有标本不同。太阴虚寒是清气不升为本,浊气不降为标,故腹满可时减;虽吐,却非食已而吐;虽食不下,亦只是食欲不振,而非不能纳谷。此外,腹痛亦必时轻时重,时发时止,得按痛减,而非痛无休止,得揉按更盛 。可见,解决之证的关键不在主纳食之胃,而在主运化之脾,故条文说:“当温之,宜服四逆辈。”四逆辈概括了一切温运脾阳,升清以降浊的方剂。

5、少阴病是水火升降的失常

心属火,肾属水,水升火降是维持人体阴阳平衡的根本。少阴病就是心肾水火升降的失常。其原因虽因水中之水火与火中之水火的偏盛偏衰,但本质上无非火衰与水衰两个方面,其水盛或火盛是在火衰或水衰基础上的续发,故少阴病不外阳虚寒化证与阴虚热化证两种类型。

少阴寒化证,是由心肾阳衰,特别是肾阳衰微所致。“下焦虚有寒,不能制水”是其基本病机。肾阳衰微,不能蒸腾肾水以达于上,达于外,则在下出现下利,小便色白,在上出现口渴,故曰:“虚故引水自救;若小便色白者,少阴病形悉具。”失此不治,在下阴凝不化,在上、在外阴液更为缺乏,则在上、在外的阳气由于失去阴液的携恋而不能下、不能入,反而上浮、外越,形成戴阳证、格阳证。在上的脏器为心、肺、胃,心阳不降则烦,肺阳不降则咽痛,胃阳不降则干呕。上部的阳气不得降于下,甚则“面色赤”。肌表的阳气不得入内,则发热汗出,甚则“身反不恶寒”。治此证当从本,壮阳气、蒸津液为主,故皆以生附子、干姜为主药,轻证以四逆汤。格阳重证,方用通脉四逆汤,重用生附子、干姜,并以炙甘草从中焦化营血,则血脉可通,且脾为营之本,补脾生营,则在表的卫阳得营阴之恋而内入,反不恶寒的格阳证即愈。戴阳重证,方用通白汤,以葱白与生附子、干姜为伍,葱白色白而味甚辛烈,有辛润肾燥、开腠理、致津液、通气之功,即先引津液上达,则在上的阳气自能得恋而下降,与肾气相交通,面色赤的戴阳证即愈。

少阴热化证,是由肾水亏虚,不能上济心火,且心血不足,不能携恋心火下行所致。心火上炎,神不守舍,阳不入阴,故“心中烦,不得卧”。治此当补肾水,养心血为主,佐清心降火之品,方用黄连阿胶汤。方中阿胶、白芍补肾养血,黄芩、黄连清心降火,更有鸡子黄滋养阴血,发挥媒介作用,于是水升火降,诸证即愈。

6、厥阴病是气血升降的逆乱

厥阴病有寒证、热证,特别是有寒热错杂证。探讨这些证候产生的原因,是《伤寒论》研究中的重要话题。厥阴寒热错杂证,是在少阴虚寒证阳虚阴亦亏的基础上产生的。造成阴亏的原因有二:一是少阴阳衰,不能蒸化阴液,无阳则阴无所生;二是下利日久,阴液丧失过甚。少阴篇在论述虚寒证时多次指出:“下利止而头眩,时时自冒,吐已下断,汗出而厥,四肢拘急不解”、“利止脉不出,数更衣,反少”以及“利止亡血也”等一类阳损及阴、阳亡阴亦竭的症状,

即已为厥阴寒热错杂证的产生埋下了伏笔。因阳虚必导致下寒,阴亏则导致上热。病至厥阴,虽相火不足,但阴尽却又有阳复的自然之机,相火即可乘势得以伸张,因而又急需肾水上济以滋柔。恰在此时,肾阴严重亏虚,即肝血亦因肾阴亏虚而生化不足,从而造成阴不恋阳,水不济火,水不涵木,相火独亢,冲逆向上的局面。相火是厥阴气火,气为阳,血为阴,气火应降而反上逆,阴血应升而不上荣,故亦属阴不升而阳不降的气机逆乱。本证下寒是本,阴血不足是标,治病求本,故应以温下寒为主。但阴液不足,单温下寒又恐更耗阴血,故应补阴、滋阴、坚阴。此时标热不除,又会下吸肾水,故又应清其上热。所以,总的治则是温下寒,清上热,滋阴血。乌梅丸辛升,苦降,酸滋,三法合和成方,可供临床治疗这类证候时组方的参考。

厥阴寒证,有肝气虚、肝阳不足、浊阴上逆的吴茱萸汤证,又有血虚寒凝的当归四逆汤证。一偏在气,一偏在血;一偏在经脉,一偏在血脉。厥阴寒证亦有“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汗出而厥者”,治同少阴格阳证。厥阴热证,或因肝气郁久化热,或因阳复太过,皆易灼伤营血,上为咽痛喉痹,下为下利便脓血。可见,厥阴病不论寒证、热证、寒热错杂证,皆属气血升降失调而引起的气机逆乱。

文章来源《四川中医》2006年第2期。

气机的升与降

掌握了简单的医理,完全可以自我诊断

中医的理论就这么简单。人体五脏六腑上下分布,各脏腑在气机所引导下处于动态中的。

肾在最下面,属水的脏器。中医讲肾是水中有火,水是肾阴,火是肾阳,火性向上,火能生土,肾火向上走,使脾土温暖,脾把胃吸收的营养研磨,去粗取精,把精微物质,发送到全身各处。脾的特性,也是向上的,有一部分营养要送到上面的肺脏,与吸入空气中的精微物质结合,再由肺向全身输布。脾气从左边向上升。

肾中的水,水生木,木气在水的滋养下得到营养,生发了,方向向上,肝之气也从左边往上升。随脾土之气上升,中医有“肝随脾升,胆随胃降”的说法。所以,身体左边上升的腑脏有病,则应考虑肝脾之气上升是否正常,尤其是肝气。

肝属木,这个气机随着肝脾升到了顶部,这里就里有肺和心。木生火,火,五脏属心,火的特性是上炎,但,由于有肺脏的存在,心火被带向下行。

肺属金,主肃降,气机就开始往下降。心火本是要上升,但因肺金在其上,肺降,心就跟着降,一直降到肾中去,温暖肾水,使得肾水不至于寒。而肾水随着肝木上上升而上升,到达心火的位置,使得心火也不至于过热,这就叫着“水火既济”。

如果下降的过程被破坏,那么心火就无法下降,就会上面热,不能交于下,下面就是寒的局面。心是恶热的,热,心就会有病,失眠多梦,口舌生疮,而下寒就会腹冷,下肢凉等。

在肺金下降的同时,人食入胃,物向下行,所以胃气就下降。脾为己土属阴,胃为戊土属阳,阳要下降,阴要上承。在胃气下降的同时,胆气也随着下降,胆汁下入十二指肠随胃物下行,顺应“胆随胃降”之说。胃有病了,就是因胃气不下行,不下行就会上逆,胆汁会反流,这是气机逆行的结果。胃气和胆气的下降,是从右边下行的。人体的属右边下行的腑脏有病,就要考虑一下是不是气机下行遇到了问题。

脾土左升,肝气和肾水都随着升,胃气右降,肺气,胆气和心火随着下降,这是一个左边升,右边降的气机运转模式。脾胃一阴一阳在中,是中心的轴,一切都是围绕着这个轴来转的。

再依据五行生、克、乘、侮原理,及五脏呈五色的的“诊疗观”,以有诸内必行诸外为导向,就能用观望形体,五官面色,嗅、闻、问、听、切按体脉,经络辨病,再加上此气机运转理论,很容易找着原因。

把一切病都归到运转失常,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而运转失灵。这时就可砭、可针、可灸、可药来调畅气机,让它们恢复上下运行,这样人体就能恢复健康。

气机升降的几个现象

天气下为雨,地气升为云,这是天地之间气机升降中的一个规律,也是普通老百姓都能明白的事情。为什么呢?水受热化为蒸气而升到天空,天空的水蒸气凝聚为云,水蒸气的浓度超过了饱和度,就化为雨水下降,相信这个现象一般人都能理解。

这个现象也在说明,天气要下降,地气要上升,如此方能生化出万紫千红的大千世界。比如树,树能把地下的水分吸取上来,通过树叶升散到天空;同时树叶又吸收了天气,并把它输送到地下,也就是说,树也只是一个天气地气交换的器物。

那么人呢?人立天地之间,和树是一样的,十二条经脉纵横交错,经脉中走的也是这个阴阳二气。足三阴经从下升上,从胸中接手三阴升到手上,通过手指散到天空;手三阳经从上降下,入头和足三阳相接,降至足趾而归于地。这个是无形的气机交换,普通人难有体会。这也是一种气机的升降。

上述气机的升降也有证验,曾接触过一位尼师,当时修行非常精进,每天诵经打坐,她告诉我打坐中的一个现象,就是采用单盘打坐的时候,如果是右腿在上,左腿在下的时候,身上就暖烘烘的,甚至有火烫的感觉;而如果是左腿在上,右腿在下的时候,不久就感觉遍体清凉,皮肤滑腻。

后来我才明白,这个用中医理论是很好解释的,左升右降,左边是阴升之路,右边是阳降之路,右腿在上,闭住了左腿气脉,这样,阴不能正常上升,从而导致阳气偏重;而左腿在上的时候,是闭住了右侧的阳气下降的道路,而形成了阴气偏盛的情况。

如此来看,打坐的时候,老用一个腿在上的单盘方法是不可取的,因为这会造成机体的阴阳失衡。但有些功夫却为了蓄积阳气或阴气而必须用类似的盘坐方法,各有妙用,但总不失气机升降之道。

男子为阳,在男子这个身体上,天气下降入于地下,这个气机的降要大于地气上升而归于天的气机。所以讲男子以气为主,讲男子汉要有气魄,也就是男子的健康,气必须要足。天气通于肺,肺气足,气降化精,精归肾中,为人体能量之精华。因为男子气往下走,所以男子比女子多一外肾。

女子正好相反,为主的气机是地气上升,所以女子讲柔美。在人体,阴就是血,所以女子以血为主,血往上行,自然娇艳如花,因为血往上行,注于胸中,所以女子比男子有突起的乳房。尝言,乳汁即为血所化。

男子戒色,是因为色欲一至,肺气下降化精而排出,易形成精气俱不足,造成机体没有能量蓄积,脏腑发育不完全,而体弱多病。女子戒心,女子七情易动,动则必然伤血,血气不归脏腑经脉,不能上朝于面,自然面色晦暗。为什么女子讲要娇艳如花,你看那花,阴气自然上朝,鲜艳夺目,女子如果心静,自然气血上腾,发表于面。

调理气机是祖国医学独特的一环+调理气机的升降可治百病+伤寒论中十大常用调节人体 气机升降出入的方剂+调理气机是祖国医学独特的一环

升降散调理气机愈肝病+调理气机治冠心病+辛降之理在于调理气机+浅谈气机与调理方剂

一气周流浅谈气机升降脉理+懂得气机升降就懂得中医治病的精髓

气机升降理论详解

气机升降理论详解+中医“升降之轴”+五运六气+运气基础------六步六气节气表

【转载】【原创】气机升降理论精解

内经气机升降理论新解及针灸临床应用——第二十二届御源堂学术交流会摘要(上)

脾胃论之---升降理论在辨证论治中的应用+脾胃的气机升降

【引用】气机升降的几个现象臆测+略谈当今中医学子最缺的三种思维+补药对人体的作用机理

脾升胃降得平衡脾胃升降是脏腑气机升降的枢纽+脏腑升降的理论机制 + 调理气机的升降可治百病 +懂得气机升降就懂得中医治病的精髓

【转载】疏通“气机”乃内科治病之第一要则

【转载】“寻回中医失落的元神”系列之四 认识气机圆转 升降法时

伤寒论中十大常用调节人体 气机升降出入的方剂

论升降出入+升降出入药物浅述及临证组方+气机升降理论解+升降出入,中医之魂!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